首页/文艺评论
兵团文艺的发展和文艺评论的责任 ——回顾兵团文艺评论六十年
发布时间:16年01月12日    信息来源:文联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兵团文联 孟丁山


文艺评论的对象是文学家创作的文学作品和艺术家生产的艺术产品。优秀的文艺评论,可以帮助文艺家把握方向,匡正偏颇,总结经验,开拓创新,进而不断提升作品的美学品质和价值认同。但文艺评论不仅是文学作品和艺术产品的附庸,它内质和外延指向是人类社会和广大的人民群众。评论工作者通过对文艺作品“历史的、人民的、艺术的、美学的”价值评判,提高人们的审美激情和价值认同,进而提升国民的整体素质,激发群众的奋进精神,担当着社会进步和历史发展的神圣使命。六十年来,与兵团文艺生成发展和繁荣而伴生的兵团文艺评论,对引领和推动兵团文艺的健康发展,提升兵团文化软实力,铸造和弘扬以“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开拓进取”的兵团精神,进而推动兵团各项事业的发展壮大,发挥积极的作用。

兵团的文学评论工作起步较早,20世纪50年代开始,兵团艺术剧院、兵团文工团创作组都配有重点从事文艺评论写作的创作人员(如艺术剧院的陈艰、文工团的余开伟等)。进入1980年代后,《绿洲》杂志就配有评论编辑,刊物上有评论专栏,兵团文联设有创作研究部,专门从事兵团文艺创作的研究工作。除兵团自己的评论家外,绿洲杂志社和文联创研部,团结了一支区内外的文艺评论家,如兰州军区创作组著名的评论家周政保;甘肃省的评论家管卫中;自治区的评论家雷茂奎、陈柏中、王仲明、丁子人、王嵘、郑兴富、韩子勇、夏冠洲等,多年来都为兵团的文艺创作和文艺评论的发展作了大量的工作,对发现、解读、研究、传播、促进兵团文艺的存在和发展;对兵团文艺地域特色、价值体系、美学追求等问题的梳理和探讨,对兵团文艺从自发的平台走向自觉的高地,提高作品的文学艺术品位,都发挥过不可或缺的作用。

     1957年,《绿洲》创刊号配发了主编张克迅为头题小说《未来的专家》撰写的评论文章——《初开的花朵》。小说叙述了一个战争年代的机枪手转业后努力学习,向科学进军,成为植物保护专家的故事。评论对小说描写新疆部队从战争向和平社会转型,文化重构期所体现的历史价值和社会价值给予了充分的肯定。1963年著名诗人郭小川进疆访问兵团,发表了《塞外新歌》《西出阳关》《他从山里来》等,表现兵团生活的诗作,著名诗评家李元洛在《新疆文学》发表评论说:“小川的《边塞新歌》批判地继承了边塞诗的某些传统,又面貌一新,自铸新词,可以说是新时代的边塞诗,值得我们,尤其是青年诗作者进一步认真研究……”为中国“新边塞诗”派的形成拉开了序幕。

     1959年建国10周年,表现兵团屯垦戍边生活的大型报告文学集《天山战歌》由农垦出版社出版。1962年作家出版社精编再版。著名诗人、报告文学作家徐迟在《文艺报》发表评论——《一部壮丽的历史画卷》。评论以洞察历史,高扬时代精神的眼光,审视并热情地评价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崇尚和平,保卫和平,铸剑为犁,建设人民幸福生活的历史功绩。把负载着兵团精神的兵团文学,推入国人和世人的文化视野。

“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兵团文艺评论处于停滞状态。

     20世纪80年代,随着文艺评论家主体的思想解放,文艺向本体的回归,兵团的文艺创作和文艺评论工作都有了突破性的发展。1993年兵团成立40周年,反映兵团改革开放生活的大型报告文学《艰难与辉煌》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发行。《人民日报》发表的评论《创造的艰难与辉煌》说:“岁月把兵团40年的生活凝固为历史,历史把它抽象为“艰难与辉煌"五个大字,兵团的文艺家们把它物化为一本书,使三代兵团人伟岸形象鲜活地走进了人类的文化视野,并将凝重地融入历史。

     新时期以来,兵团涌现出一批有影响的文学评论工作者。他们当中有李光武、孟丁山、陈艰、祝谦、王正、钱明辉等。兵团文艺评论家著作和主编出版的文艺评论集有:余开伟的《跪在真理与美德的脚下》(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陈艰的《哪壶不开烧哪壶》(中国文学出版社出版)、王正的《大的技巧》(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李光武的《诗歌之根》(新疆电子出版社出版)、孟丁山的《守望心灵的绿洲》(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祝谦主编的文艺评论集《寻找理性的绿洲》(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共6本。钱明辉发表的评论文章近20万字。

    一、陈艰的评论

    陈艰,1927年出生于浙江宁波。1946年入上海戏剧学校(现上海戏剧学院)话剧、电影专科学习。1948年赴苏北解放区参干。解放后调干入复旦大学生物系学习。1958年毕业后分配到兵团师范专科学校任教。后任兵团艺术剧院编剧和绿洲杂志社在编顾问等职,国家一级编剧,著有文化及文艺评论集《哪壶不开烧哪壶》(中国文学出版社出版)。文集收入20世纪80年代以来发表在全国各报刊的各种评论作品46篇,计20余万字。

《兵团人与塞上曲——谈兵团新时期文学评奖得奖作品》(合作),是作者对新时期以来兵团文学创作的一次理性梳理和评介。作者阅读了大量不同题材,不同体裁,不同风格,不同流派,包括长、中、短篇在内的许多兵团作品,进行了归纳概括,对其历史价值、思想价值、文学价值和艺术价值——作出科学的分析与判断,中肯的定位与评价;并对存在的不足提出改进的预期与可能。作者在进行认真阅读的基础上,运用自己长期以来对兵团文艺的研究、认知和积累,把新时期以来兵团的文学作品,按照四代兵团人塑像的人文历史进程,归纳为四类,首先为作品的历史性、社会性作了科学的定位。列入为兵团第一代人塑像作品的有安静的《将军塞上曲》、雷霆的《伊犁趣忆》、朱定的《美国专家为什么》等;列入为第二代兵团人塑像的作品有杨牧的诗集《复活的海》、杨树的诗集《无愧的歌》等;列入为第三代、四代兵团人塑像的作品有虞翔鸣的小说《初夏》、王正的小说《虾祭》、王刚的小说《博格达童话》等。作者还对以上作品一一作了具体的分析和评价。认为:从《将军塞上曲》中的将军到《博格达童话》中的儿童,让读者深层次地感悟到了历史在前进,兵团人在前进。

    二、余开伟的评论

    余开伟,1937年生,湖南省长沙市人。60年代初毕业于长沙师范专科学校(现长沙教育学院),曾任中学教师。1962年来新疆工作。曾任兵团艺术剧院编剧、兵团文工团创作员,主要从事文艺评论写作。1985年调湖南文艺出版社工作。中国作协会员、资深编辑,职称编审。

    1985年前,余开伟在兵团工作期间,著有《试论西部开发者“文学”的兴起及其它》《略谈异军突起的新边塞诗》《试论“新边塞诗派”的形成及其特征》《新边塞诗的兴起及流变》《对发展西部诗歌运动的看法》《新边塞诗面临的困窘》等论文,对80年代崛起于西部、盛行于中国诗坛的“新边塞诗派”的形成和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1983午,余开伟发表在《当代文艺思潮》第一期上的《试论“新边塞诗派”的形成及其特征》一文中,对“新边塞诗派”的形成与发展,作了历史的、真实的、科学的梳理与分析。作者认为:新边塞诗发端于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建国初期,当时生活在新疆的杰出诗人闻捷蓝缕开疆,独张新帜,以其《天山牧歌》《吐鲁番情歌》以及长诗《复仇的火焰》这一气势恢宏的巨制,照亮了最早描绘新疆当代风貌的新时代边塞诗的道路,震动了诗坛,为新边塞诗奠定了基础,确立了它在新中国新诗史上独辟蹊径的重要地位。60年代,新边塞诗进入发展期,这一方面是由于著名诗人田间、张志民、贺敬之等文艺前辈出塞,创作了《天山诗草》《西行剪影》《西去列车的窗口》等边塞新章。当代卓越诗人郭小川则来新疆深入生活,力主创建新边塞诗派,同时高唱《塞外新歌》,以时代的强音,实践了对新边塞诗的可贵探索。大诗人艾青流放新疆,也写了《年轻的城》等许多描写新疆的新作。另有新疆兵团青年诗人洋雨的诗集《塞外两只歌》(新疆青年出版社出版),东虹发表在《人民文学》上的诗《通向塔里木的路》,李幼容发表在《诗刊》上的《天山进行曲》,杨眉发表在《人民文学》上的《创业塔里木》等,都对新边塞诗派的形成和发展,产生过一定的影响。但新边塞诗还未集聚起形成一个流派的力量。

     20世纪80年代,历经十年“文革”的一批青年诗人迅速崛起,使新疆的新边塞诗获得新鲜血液,章德益、杨牧、周涛就是最出色的代表。他们创作了大量描绘新疆风貌和各族人民斗争生活的优秀新边塞诗。章德益的《大汗歌》《绿色塔里木》,杨牧的《绿色的星》《塔格莱里赛》,周涛的《八月的果园》等都是新边塞诗结出的奇葩异果。此外,新疆的其他诗人洋雨、杨树、李瑜、雷霆、高炯浩、石河、孙涛、郭维东等,都是长期致力于新边塞诗写作的诗人,作品都散见于全国各大报刊,对新边塞诗派的形成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1985年,余开伟在发表在《朔方》第四期上的《论新边塞诗的兴起和流变》一文中提出:新边塞诗人群,并不仅限于新疆诗人,按历史上传承下来的地理概念,宁夏的贺兰山脉和甘肃沿祁连山的河西走廊,都泛称塞外,因此,宁夏、甘肃、青海都属于边塞范畴。而上述地区的优秀诗人,如昌耀、肖川、李老乡、何来、李云鹏、林染等,都长期从事新边塞诗创作,对中国新边塞诗派的形成,作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

     新边塞诗派是一个艺术的综合体,它既有大体相似,共同的统一的艺术形态,又包括各自迥异的,不同的个性和风格。既有明显的地域特色和强烈的边塞风骨,又有多方面的艺术造诣。杨牧、章德益、周涛的粗犷、豪放的高歌,固然催肝激胆;洋雨、李瑜、东虹、郭维东的清婉,情趣盎然;杨树的朴实厚重,自然天成;肖川的热烈奔放,清超俊逸;昌耀的冷峻孤峭,别具一格。正是这些为数众多的大西北不同风格类型的优秀歌手们的铿锵和鸣,各逞其长,构成了大西北新边塞诗的多音区、多层次、多色彩的交响乐章,才使大西北开发者的豪情珠走泉流,横溢四方。才使大西北的新边塞诗奔腾席卷,势不可挡。

    1987年2月,余开伟在离开新疆两年后发表了《新边塞诗面临的困窘》,余开伟认为:新边塞诗徘徊不前,创作势头逐渐衰减。这种困窘,与其说来自外部客观世界的压力,不如说来自本身所出现的病灶,来自新边塞诗人中所滋生的志得意满所导致的踟蹰不前。

余开伟入选《中国当代文学理论批评史》(台湾台北出版社及山东文艺出版社出版)。

    三、孟丁山的评论

    孟丁山,1933年12月出生于甘肃省兰州市,1949年9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进疆,长期从事兵团文化工作。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资深文学编辑。著有文艺评论集《守望心灵的绿洲》(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文集收入《论新疆“兵团文化的存在与发展”》《新疆军旅文化刍议》《表现新的时代塑造新人形象》《走出认识的误区》《报告文学的真实性与倾向性》《“内部报告”调查纪实》等。20世纪80年代以来发表在自治区内外省级以上报刊的文艺理论、文学评论、艺术评论、文化随笔等论述文章50篇。

     文集中撰写于1999年的《论新疆“兵团文化”的存在和发展》对兵团半个世纪以来的文学艺术作了一次理性的思考、归纳与梳理。文章用大量翔实的资料为论据,从兵团审美文化的概念与范畴、存在与发展、风骨与追求、地位与任务四个方面,论证和肯定了以汉文化为主体的兵团审美文化在新疆多民族社会主义主流文化建设中的重要地位和主力军作用;提出了以弘扬爱国主义精神为核心,表现新疆自然环境的严峻美、历史文化的凝重美,兵团人社会人性的崇高美和社会人生的悲壮美为内容的思想风骨和美学追求;明确提出了兵团审美文化在新疆要继承和弘扬博大精深的汉文化,学习、吸收和传播兄弟民族的优秀文化,创新发展社会主义主流文化的三大任务。论文把半个世纪以来兵团审美文化的存在和发展第一次提升到学术研究的层面,为人们从总体上认知和把握兵团审美文化的存在和发展,提供了一种可能和前瞻。论文获兵团“五个一工程”奖。由《新疆艺术》等报刊刊登和转载,入选《新中国50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分卷》,入选中国社科院,年度200篇优秀社科论文交流会。《守望心灵的绿洲》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

提倡解放思想,鼓励文艺创新是孟丁山文艺评论的一大亮点。在《表现时代精神、塑造新人形象》《艺术创新的破冰之旅——谈“绿色的追求”的创作和演出》《“千秋功罪”的原创和演出》等文章中作者认为:文艺的发展,必须要与历史发展的趋势和时代前进的要求相连接。兵团的文艺作品才能进入世人的文化视野,才能更好地感动世界,影响世界。

令人关注的是,在孟丁山的评论中,不仅有对优秀作品的肯定和褒扬,还有中肯的批评。有对某种文化品格的脆弱和偏失作出的回应与警示,有对文艺家们应有的良知和责任的提醒和呼唤,展示了理论批评的价值和力量。在《走出认识的误区》和《报告文学的真实性与倾向性》等文章中,作者对兵团文艺创作中出现的:在张扬所谓“人性的复归”时,过分地强调了人的自然属性;对兵团现行的体制作了错误的理解和描述;作品蓄意地描写兵团的阴暗面等问题,进行了严肃的批评。

四、李光武的评论

李光武,1957年出生,黑龙江省木兰人,研究生学历。中国作协会员,中国作协六届全委会委员。既是兵团和西部有影响的诗人,也是中国诗坛有影响的诗评家之一。著有文学评论集《诗歌之根》(新疆电子出版社出版)。文集收入《中国超现实主义诗群在崛起》《世纪黄昏中的中国新诗》《中国古典诗歌对世界诗潮的影响》《赵天益散文阅读札记》《刘岸小说印象》等各种文学理论及作品评论20篇。

李光武的评论放眼中国当代文学大潮和世界文学语境,以中西比较为坐标和主要研究方法,以文化学和文学史的发展轨迹为依据,研判当下的文艺思潮、文艺现象和作家作品,回答了当前诗歌创作中遇到的一些重大的理论问题。其评论高屋建瓴,立论恢宏,具有理论创新意义。作者写于20世纪80年代的长篇理论文章《中国古典诗歌对世界诗潮的影响》从比较文学的角度,对中外诗歌史、中国新诗史和中国古典诗歌进行了较为深入系统的研究,全面地对中国古典诗歌对世界诗潮的影响:西方意象派诗歌的创立、现代诗派的演变与当代欧美诗歌的关系,进行了解析与阐述,并从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的比较中阐释了东西方诗歌精神之异同,预测了世界诗歌“殊途同归”的发展趋势。

1996年,李光武针对低潮中的中国新诗和否定新诗运动及“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社会思潮,发表了长篇理论文章《世纪黄昏中的中国新诗》,回答了中国诗歌界一些重大理论问题。文章阐述了中国新诗登上历史舞台,取代旧体诗正统地位的进步性和历史必然性,“五四”运动和新诗运动的历史贡献,新诗发展道路的历次争论以及诗的本质、新诗目前的四重危机和新诗走出低谷的十个努力方向,受到诗歌界的广泛重视。

2003年,李光武发表的《中国超现实主义诗群在崛起》一文,提出了中国超现实主义诗歌理论和创作“六原则”主张。文章高度评价了兵团诗人秦安江的超现实主义诗集《洪水》的重要意义和首创性,论析了法国超现实主义诗派的诞生、艺术主张和在世界的流播。聂鲁达的美洲化超现实主义诗歌与美国当代超现实主义诗歌的兴起以及对中国新诗现代化的借鉴意义。第一次科学、全面地阐明了中国超现实主义诗歌本土化的原则、指导思想和理论主张。文章发表后,引起了诗歌界的关注。《绿洲》于2006年开辟了《中国化超现实主义诗歌大讨论》专栏,进行了一年的学术争鸣,国内众多评论家、学者、诗人参加了讨论,积极评价了李光武提出的“中国超现实主义诗歌的理论”,对当下诗坛泛滥成灾的垃圾诗、口水诗和下半身写作等伪诗歌进行了批评和匡正。作为讨论总结,李光武发表了《中国化超现实主义诗歌论纲》,文章站在世界诗歌发展现状和中国诗歌现代化的高度,从全球化时代的中华民族对本土文化和外来文化的态度和指导思想,中国新诗百年与外国诗歌的关系;提出中国超现实主义诗歌理论和本土化“六原则”的目的、艺术主张和科学依据、世界诗歌的登顶之路与中国化超现实主义诗歌;坚持中国化和反对全盘西化,关于法国超现实主义诗歌流派产生的背景、精华和批判;中国自古以来超现实主义诗歌及文学艺术胚芽的梳理和再认识,超现实主义与现实主义两种创作方法的关系,对当前某些伪现实主义诗歌的批判,中国诗歌现代化和中国超现实主义诗歌的内涵、外延和发展方向进行了全面、完整的论述,填补了我国新诗百年的一个理论空白,为当代诗歌走出困境和中国诗歌的现代化指出了方向。这是李光武对中国诗歌运动的一个重要贡献。

    五、王正的评论

    王正,1941年出生于山东青岛市。中国作协会员,原任《绿洲》编辑,副编审。兵团文联一级专业创作员。

20世纪80年代初到90年代中期,王正在绿洲杂志社任编辑10余年。由于职业关系,文学评论成了编辑工作的职业所系和与作者切磋文学创作的不可或缺,遂于1993年年中成文学评论集《大的技巧》一书(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由于该书评论的针对性较强,在自治区文学评论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20世纪90年代初期到中期,自治区和兵团的文学评论相对沉寂,文学疏离于对生活的直面,真诚成了对每一位作家最根本、最原始的考验。作者在《大的技巧》自序中,一针见血地指出:“离开真诚去操练文学……委屈了心灵,也糟蹋了作品。”

面对文学界对主旋律肤浅的鼓噪和狭隘的诠释,作者在文集的《主旋律断想》一文中,从哲理的高度,运用文学欣赏异质同构的原理,从接受美学的角度,对主旋律进行了立体的、多元的阐述。该文在《新疆文学》刊发后,得到了普遍的好评。该篇也是区内外从接受美学角度谈文学创作主旋律的首例。文集中《文学的“格式塔质”》一文中,作者痛切深刻地指出,文学创作必须实现由元素论到整体论的过渡,“只有在整体组织作用之中才能对部分的性质作出说明。”并深入浅出地指出:“格式塔质”即“关系质",文学的本质是由多种元素构成的关系所决定的,就如音乐中的音符与整体乐章的关系。有了“格式塔质”的统领,文学才能实现由生活到审美的升华。

文学评论集《大的技巧》的理论阐述,为自治区和兵团的文学评论工作作出了独特的建设性的贡献。

    六、钱明辉的评论

    钱明辉,原籍江苏无锡,1958年生于新疆石河子。1983年新疆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分配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绿洲文学杂志社任编辑、副主编、社长,副编审职称。结合兵团文学创作实际,著有文学评论《真诚——文学创作的灵魂》《血色黄昏中的诗人——李光武的诗歌创作》《苍苍白发写人生——评雷霆的文学创作》《生活的跳跃——秦安江的诗歌》《现实主义审美精神的胜利——评韩天航的长篇小说〈太阳回落地平线〉》《艺术世界的构筑——评杨威立的小说创作》《走向艺术的真诚——评近十年兵团文学创作》等评论文章近20万字。

从1983年任《绿洲》评论编辑以来,钱明辉一直重视对兵团文学理论的研究。以《绿洲》为阵地展开过不间断的对兵团文学的创作和理论研究工作,曾先后提出了“开发者文学”“农垦文学”“兵团文学”“军垦文学”“屯垦文学”等文学创作口号。对“兵团文学”的创作概念进行了研判和定位,后在兵团文学的内涵上,又倾向于“屯垦文学”的提法。这些观点,在对兵团部分作者的文学创作和他个人的小说、散文、电视专题片的创作中,得到了表现和实践。

钱明辉在他的评论写作中,始终倡导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和真实性的原则,因此,他的评论文章蕴含着对作家的理解和对作品创作过程及创作技巧的深察,其评论语言生动,言辞中肯,观点明确,论之有理,有一定的说服力。

七、祝谦主编的评论集

原兵团文联常务副主席祝谦主编的文学评论集《寻找理性的绿洲》(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文集收入舒怀、周政保、余开伟、韩子勇、丁子人、王仲明、丁孟坚、陈柏中、邢熙寰等自治区、新疆军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评论家,自1980年以来发表在报刊上的评论作品,共22篇,20万字。其中周政保的《文学的意会与理解——兼述“屯垦文学”的可能性》、余开伟的《绿洲飘扬着“开发者文学”的旗帜——试论开发者文学的兴起与发展》、陈柏中的《对西部文学及西部精神的几点理解》、丁子人的《试论中国西部文学之“风骨”》、邢熙寰的《西部文学的地域特色——中国西部文学的美学特征漫谈》、安哲的《西部精神的灵魂——西部文学比较探讨》、周政保的《永远的主题:人与自然——西部小说的一种视角》等理论文章,对包括兵团文学在内的中国西部文学的理性梳理,对见证西部文学的存在和发展,对文集西部文学理念的概括和提升,对西部文学审美特色的研析和形成,对西部文学在中国当代文学中的地位和发现与肯定,都产生过积极的作用。

 收入《寻找理性的绿洲》中的评论家们评介兵团作家们表现兵团生活题材的文学作品的评论文章,对探讨和形成兵团文学作品的地域特色、气质风骨、审美取向、艺术风格,提升兵团文艺家们的整体素质,推动兵团文艺的健康发展,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华民族已经进入了一个厉行四个全面,推动经济社会转型和文化创新发展的历史新阶段。肩负着屯垦戍边伟大使命的生产兵团,承担着“稳定器、大熔炉、示范区”三大光荣任务。说实话,讲道理,引领和推动兵团文艺出佳作,出精品,提升兵团软实力,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作出新的贡献,是文艺评论的宗旨和使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