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组诗)

发布时间:17年04月14日 信息来源:文联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比利·柯林斯(美国)

傍晚(组诗)

作者:比利·柯林斯(美国)

翻译 李晓红

傍晚

玫瑰含羞闭目。

忙碌的蜜蜂

正归巢歇息。

彩云在天空拉出美丽的轨迹,

几只鸟儿穿梭在,

水彩画似的地平线上。

一只白猫贴墙而卧。

一匹马在田野里歇息。

木桌上 我点亮一只蜡烛,

品着酒,

又拿起洋葱和一把小刀。

过去和未来?

除了一个带着不同面具的孩子

什么也没有。

 

寂静

人群突然沉默

笼罩在没有运动员奔跑的上空,

似兰花般的寂静。

花瓶在坠落

撞击地面前的寂静,

腰带抽打到孩子前那一刻的寂静。

杯中水的寂静,

月亮的寂静

远离一天的喧嚣 太阳的寂静。

我紧紧拥抱着你的寂静,

我们上方窗户的寂静,

还有你 起身离我而去后的寂静。

这是今天早上的寂静

我用钢笔打破了,

堆积了一夜的寂静。

正像雪花飘落在黑暗的房间里 ---

我写作之前的寂静,

现在是更加可怜悲伤的一片寂静。

逝去

我喜欢午饭时你说的话

你说到了死亡,

幸运之死 你这样说,

释放自己就像租来的家具。

无需门栓,无需雪铲,

或者窗户和遥远的田野,

口袋里没有火车票,

不再有火车 ,不再有车票,也不再有口袋。

没有围绕着你的花园的蜜蜂,

无需在四处角落里找你的帽子,

水中不再有闪烁的月亮,

敞开的长袍下不再有凉爽的感觉。

那灵魂的旅行者在一个更加空旷的地方,

一个充满水蒸汽的地方

除了无限的寂静外,

只有那在尽头的黑暗隧道

偶尔有昆虫拍翅的声音

还有,我想补充

当炫目的阳光照耀着你端起的酒杯,

还有新来的人们抽泣的声音。

 

无目的之爱

今天清晨 沿着湖边散步,

我爱上了一只褐色鹧鸪

这天 我又爱上了一只老鼠

那是被扔到餐桌底下的老鼠

在秋日傍晚的阴影里,

我爱上一位女裁缝

她一直在缝纫机旁忙碌着,

后来我爱上了蔬菜肉汤,

那蒸汽像海战的烟雾在缓缓上升。

我认为,这就是最好的一种爱,

没有补偿报酬,没有礼物赠品

没有刻薄无理,没有怀疑猜忌,

也没有通电话时的沉默无语。

对栗子的爱,

对爵士帽和单手骑车人的爱。

没有情欲,没有夺门而出---

那迷你橘树的爱,

那洁净的白衬衫,炎热傍晚的淋浴,

还有那穿越佛罗里达高速公路时的爱。

没有等待 ,没有愤怒,没有怨恨

只有偶尔一阵阵短暂的刺痛。

因为小鹧鸪把她的窝

悬挂在流水的低树枝桠上,

因为那死老鼠,

依然穿着他那身浅棕色大氅。

但是我的心依然

由三脚架在地上支撑着,

准备好射出下一只箭。

我拎着老鼠尾巴,

到树林中的一堆树叶旁

却发现自己站在浴室的水槽旁,

深情地凝视着脚下的肥皂。

那肥皂是那样耐心 ,那样溶合,

在那淡绿色的皂盒里自由自在,

我感觉它在我湿润的手中转动,

还有那扑鼻而来的薰衣草和石头的清香

我再次为之倾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