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西走廊一带(组诗)

发布时间:17年05月01日 信息来源:文联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 堆 雪

河西堡

黄河以西,风吹着风

长城,时断时续。仿佛散落的铠甲

破碎的马蹄。那些高出白昼的岩石

疑似英雄被风吹折的山脊

谁知道,阵阵透出心胸的寒意

来自一段更加陈腐的历史?

庄稼远远地,过着自己的日子

生活的现实与遥远的河西没有多大关系

在河西堡,我没能看到更多鲜活的事物

北风批发的丝绸,比丝绸更柔软的眼神

那些驮着大雪和黄金的驼队

只路过我瞭望河西时的梦境……

一场洪水枯竭,留下

一片湿润的眼神,年复一年

期待,风雪相送的路口

可能再现的歌声,等待

看不见的光阴沙一样覆盖

更多时候,行走河西的人

不停地揉着装满风暴的眼睛

奇静地注视,大漠深处蛰伏千年的蜃景

河西,多少英雄背井离乡

投奔你,只望活在一个神话里

无望地等待日落,暮色里温存的奇迹

飞天已去。只剩古堡

如今,不再喧闹的河上

空空走廊,回荡着世间多余的时光

 

酒泉

李白走了。只留下

青灯与黄卷。只留下风中

一张一张的戈壁

一沓一沓的沙漠

李白之后,我来到酒泉

我跪在泉边,想象当年

诗仙怎样伸出双手掬起一泓灵感

痛饮西北。无意中吐出千古绝句

李白之后,再无诗篇

飘香的泉边,遍地乱石般的醉汉

我从三千里之外来到酒泉

我不敢落笔,空留白纸和肝胆

在酒泉,我只能闻一闻好酒

用夜光杯量一量我的冲动和乡愁

大醉一回。经历

喝醉后被诗意耽搁的一生

夜光杯

我借它玉质的微光洞见祁连山脊的残雪

我借它高高的烽燧锻造一把削发断袍的兵刃

我携它驰骋,纵横。越过河西堡

我与明月私奔,跑过敦煌的最后一片沙漠

饮下一杯夜色,就是整个白天

饮下前世孤独和昨夜星辰,就是今生

饮下血饮下铁,就是阴山以北、长城以西

饮下泪水和沙子,就是走过阳关的骆驼刺

为此,我不饮风不饮露不饮马上催的琵琶

只饮箜篌、羌笛、长河尽头的落日

我还想,饮下竹简里的汉赋、马鞍上的唐诗

饮下大雪满弓刀的春风和铁蹄

此生有好酒,必有情断意绝的一醉

此生有疆场,必有你死我活的一战

手执夜光啊,我有幸醉倒在你怀里

夜晚你是我的女人,白天你是我的兄弟

祁连山

不可接近的几笔雪,勾勒我

孤独中的绝望。在祁连山

在祁连山连绵不绝的雪峰之间

我一生无法破解的寂寞,比几笔雪更远

我只是一个爱诗的书生,眼高手低的行人

我喜欢在风中远远地望着祁连山,就像

远远望着,爱了一生却无法捕捉的飞天

她们神一样的缥缈,令众生绝望

几笔雪勾勒的祁连山。灿烂星空下

静得出奇的祁连山。在远处

我只能看见

寥寥几笔雪速写的遥远

戈壁上高高的白杨是我的守望

沙海里矮矮的马莲是我的念想

我不是灯火里等你路过的村庄

我是高坡上默不作声的牛羊

我相信,这世上一定有一些雪峰

值得灵魂仰望

风吹草低

能看见几笔雪勾勒出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