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作品展示
流淌在博斯腾湖畔的时光
发布时间:17年08月22日    信息来源:文联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申玲

一大早,跨越关山,行程千里,坐车去到那座“无雨之城”——库尔勒,去看看秋天里的博斯腾湖和湖上茫茫的芦苇荡,那里该是秋意很浓了吧。

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多雨不懂无雨恼一样,在路上的时候,就有库尔勒的当地人告诉我,库尔勒市一年里很少下雨,几乎可以说是“无雨之城”。到达的时候,我穿着秋装,而这座城市正在享受夏末的金色阳光,突然就感觉气候格格不入的不适,只隔着一座巍巍天山,气候差距竟如此之大。

库尔勒市是一座繁华妩媚的城市,一座沙漠边缘的绿色城市,一座缺雨却不缺水的城市,有三条引自博斯腾湖的人工河流穿越城市。人工河的名字取了三种美丽鸟儿的名字:孔雀河、杜鹃河、白鹭河。我想这里的人民为这三条人工河取这几种可爱鸟儿的名字,一定是想表达出博斯腾湖浇灌了这片水草丰美的绿洲,在这片绿洲上生长着诸如孔雀、杜鹃、白鹭等这样无数名贵又美丽的鸟儿,提醒人们记住这片绿洲是一处塞外富饶美丽的天堂。

库尔勒人的自信和骄傲我是很早就见识过的,曾经一位库尔勒的同学很不屑地说起乌市的环境是如此的杂乱,怎比得上库尔勒市街道的干净整洁。在来这座城市的车上,听到那个热心的司机,用带着很浓的甘肃口音很热情地叮嘱每一位提前下车的乘客,过马路要注意安全。甚至他在一边骂骂咧咧地骂着单行道上对面逆行而来的一辆卡车时,还不忘叮嘱下车的乘客注意安全。我不由地发出一声感慨,库尔勒的人民真热情啊。同车的库尔勒一位乘客马上自信地接道:库尔勒的人民还很好客呢。的确,在车上,这位第一次在车上才邂逅的热心乘客知道我来库尔勒游玩时,主动要求在我游玩没有人陪伴时,他愿意免费当向导,并很热情地留给我他的电话。在我正举头张望的时候,朋友穿着热情的红色体恤来接我。  走在路上,当我说起库尔勒人强烈的自豪感时,朋友马上自豪地说,库尔勒是新疆最大的州府,人称华夏第一州,西气东输的第一站——塔里木油田基地就在库尔勒市,新疆没有库尔勒是不可想象的……他的言语之间透出更强烈的自豪感。  库尔勒的一位女作家很自豪地对我说,库尔勒的人民素质很高,没有人乱丢垃圾,她自己就经常拿着垃圾找垃圾箱。有时为了把口香糖丢掉,找不到垃圾箱就用纸巾包着装在手袋里,结果常常是口香糖干在了包里。

认识的许多库尔勒人都有意无意向我展示过作为库尔勒人的自豪。这座“无雨之城”有什么地方值得当地人如此自豪?我真要好好探寻一下。

朋友很热情,邀来几位他的好友一同游览秋天里的博斯腾湖。一路上,大家兴致高涨,不仅逛完了库尔勒市正在举行的盛世菊花展,还特地品尝了库尔勒当地很出名的赵瓜王的各种独家水果。很多水果是我头一次见到,有黄瓤的香蕉味西瓜;五颜六色、葫芦型的小西红柿;以及火红的石榴等各类水果,赵瓜王一一请我们免费品尝。看到我不停为这些奇珍异果拍照,他很自豪地说:你来晚了,很多别的品种的水果已经卖完了。在回来的路上,赵瓜王又亲自悄悄装满了一箱各式各样的水果放到我们的车里,说是送给远道的我。我是在离开库尔勒时才知道热情的赵瓜王送我了一箱水果。尽管我带不走朋友们相送的任何特产,我还是真心地感谢热情好客的库尔勒朋友们。

终于,我来到向往已久的博斯腾湖。这一天,天高气爽,风轻云淡。这是怎样的一片美丽湖泊,在没有见识过之前,只是想象。无数次的想象也比不过博斯腾湖真实的壮美景色。在湖岸边的一块博斯腾湖的宣传牌前,我看到了关于博斯腾湖的全貌勾勒,象一朵盛开在大地上的莲花。阳光下,粼粼湖水闪烁着耀眼的银色光芒。近岸的湖水也许不够深,长满了茂密的芦苇,坐上快艇穿梭绕行在湖面上,看不见岸上的景物,只能看见远处天山的顶峰和无边的金色芦苇荡。快艇在湖面上划出道道激越的银色波浪,象是清澈的河流上盛开了朵朵银花。在阳光的照耀下,宛如在湖面上开满了晶莹剔透的水晶花,波涛汹涌银色的波纹渐渐散开、久久平息。犹如我内心的狂潮在博斯腾湖水的洗涤下,渐渐平复。此时此刻,我宁愿做这湖里的一尾小鱼或是一缕水草,让这清澈的湖水涤荡世间所有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快艇隐没在湖与岸之间,隐没在博斯腾湖金色的芦苇荡里,隐没在无边无际的博斯腾湖里,我悠然沉醉在这个金色的秋天里。

这是多么惬意的一天,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夕阳下,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或许太快乐,兴尽悲来,莫名地我有些仓促地伤感,仿佛看一眼少一眼似的,还没有离开,就开始想念。在浩瀚无边的博斯腾湖上,我是如此的渺小,如此的无能为力,渺小到成为不了一尾在博斯腾湖里欢快畅游的小鱼。在心底,我轻轻道着再见:再见了,辽阔壮美的博斯腾湖,你俊美的身姿,在我的心头已经开始荡漾;再见了,我亲爱的朋友,正如我轻轻的来,不带走一片云彩,只带走这一刻永恒的回忆。再来的时候,物换星移该会是几度春秋。在秋风摇曳的芦苇荡里,在盈盈闪烁满眼飞花的博斯腾湖畔,朋友们为我定格了无数张靓丽的瞬间,我要深深地把博斯腾湖注册在永恒的记忆里。

晚上,驻扎在博斯腾湖边上农二师29团副业连的连长陈伟民请我们吃了一顿产自博斯腾湖的野鱼宴,每一道鱼都是那么鲜美可口,他还特地让厨师为我们清蒸了几只刚刚从湖里打捞起来的肥美的博斯腾湖螃蟹。因为我是远道而来,特意为我多蒸了一只螃蟹,我被这帮热情的库尔勒朋友感动,与朋友们把酒畅聊。  我们聊着关于博斯腾湖的话题,一位叫熊朝君的朋友很自豪地说,她就出生在博斯腾湖的源头开都河河畔。

我问,那么开都河的源头在哪里呢?

在巴音布鲁克大草原。有人答道。

巴音布鲁克草原的水又来自哪里?我打破砂锅问到底。

来自天山上融化的雪水。

我找到了博斯腾湖的真正源头。原来,天山的雪水共同养育着天山南北的各族儿女。尽管湿润的气候被雄伟的天山阻隔,我们却同饮一山水,我们的家园都是依赖天山雪水的浇灌。

北疆的克孜加尔湖和南疆博斯腾湖的确有很多相似之处,湖水都来自于天山的雪水,湖边都生长着茂密的芦苇,只是克孜加尔湖更像一个羞怯内敛围着五彩丝巾的娇俏小姑娘,躲在深闺无人识;而博斯腾湖更显得雄浑壮美,大气磅礴,声名远扬。如果游览过两个湖泊的人一定会惊叹它们的相似之处,无怪乎有人称他们为情侣湖。

一直以来,我为库尔勒这座美丽的城市缺少雨水感到有些遗憾。其实,细细想来,上苍又是如此厚爱它,赐给它壮美辽阔的博斯腾湖,养育着百万巴州人们;赐给它丰富的地下石油资源,为国家建设做着巨大的贡献,生活在这里的人民不仅富足而且幸福。

我想,我找到了库尔勒人民自豪的真实原因。他们的确值得自豪。胜地不常,盛筵难再。稍稍遗憾的是,由于感动于朋友们的盛情,我喝酒太多,一桌美味的野鱼宴,只是浅浅尝了点味。

这是一片一离开就想念的土地,仿佛满湖的芦苇都招摇着我的牵念。我没有想象中的坚强。在夜幕里,在微醺中,在灯火辉煌、闪烁迷离的霓虹灯下,我强忍着夺眶的泪水,再一次向这个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繁华都市,向雄浑壮美的博斯腾湖挥手告别。

站台上,库尔勒的朋友们微笑着举手向我道别。我却泪眼朦胧。

再见,繁华妩媚的库尔勒

再见,波澜壮阔的博斯腾湖

我看不到你的雨水

因为它藏在了你的湖里

再见,我亲爱的朋友

你看不到我的眼泪

因为它流进了我的心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