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河子,一座让你来了就能爱上的城市

发布时间:17年11月15日 信息来源:文联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乐旸

我来自新疆兵团石河子,我是副市长乐旸。石河子是一座边疆小城,既没有老祖宗留下的历史文化遗产,也没有大自然馈赠的秀丽山川,但今天在这里我却要对着全国人民自豪地说:这是一座让你来了就能爱上的城市!这里是共和国的军垦第一城,她以"红、绿、诗"的鲜明特征,一定会让你一见倾心!

  石河子是一座""城,红色是我们的基因。因为这是一座军人选址,军人规划,军人建造的英雄城市。难忘19502月,王震将军率领解放军一兵团将领骑马踏雪来到石河子,那时的石河子还是一片戈壁荒滩,满目都是石头和杂草,石头比河水还多,因此得名:石河子。将军大手一挥气吞山河:在这建一座新城,留给子孙后代!于是,英雄父亲跳下战马,仗剑扶犁奏响了屯垦的战歌。这是一件国家一级革命文物,一件补丁摞补丁的军大衣,到底有多少块补丁?朋友们一定想不到,它居然有296块补丁。大家一定很惊奇,部队都是供给制大衣怎能穿得这么破?这是因为解放初新疆的生产力极为落后,10户人家才有一头耕牛,3户人家才有1把砍土镘。大家知道当时新疆的重工业是什么吗?是钉马掌。轻工业是什么呢?是弹棉花。为了兴办新疆的第一代工业,部队就把1年放两套的单军装改为1年发1套,1年发1件的军大衣改为两年放1件,人拉肩扛开荒造田,军衣只有破了补,补了破补了再补,单军衣都变成了夹袄,军大衣也成了百衲衣。每一块补丁都生动地诠释着兵团人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精神;在我们的军垦文化广场有这样一座雕塑《军垦第一犁》,把我们带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斗转星移六十载,老一辈军垦人已走入暮年,不少人已长眠在这块热土之上。虽然早已脱下军装,但兵团人为国戍边的使命没有变,为国担当的情怀没有变,七十万石河子人就是七十万名战士。庄严的军垦博物馆和广场上的群雕都在默默的告诉你:这是一座英雄的城市。

  石河子是一座"绿"城,绿色是我们的名片。百分之四十二的绿化覆盖率会颠覆你对西域的认知。碧水连天绿,雪山倒映蓝,千顷良田沃野,珍珠拥其间,人在花丛中,楼在森林里。10里苹果长街和满城的绿荫向我们讲述着"树妈妈"王效英的故事。她是一位湘妹子,1952参军进疆时仅仅15岁,只有148的瘦小身躯,可她和她的伙伴们却从全国各地釆来树种背来树苗,把树木当作孩子精心呵护,她的孩子们就开玩笑说:妈妈对树比对我们都亲,你真是个树妈妈啊!就是他们终身植绿护绿,用一生的汗水才把我们的家园浇绿,石河子才变成了绿色的海洋。驼铃梦坡沙漠公园是兵团人创造的人进沙退的绿色奇迹,因为兵团人的存在,古尔班通古特大沙漠硬是后退了50多公里!兵团人打破了当年苏联专家″北纬44度是植棉禁区"的断言,不仅种出了300多万亩的高产棉田,而且实现了播种、灌溉、施肥、釆摘的全程机械化生产,知道吗?朋友们,这些农业机械也都是石河子生产的,连釆棉机也是我们自己制造的,够牛吧。还有30多家酒庄,都在用13.5度以上的醇香书写着红酒之都的绿色传奇。更有万亩桃园,春来十里花海,花海如潮,此时正硕果累累,香甜如蜜。

  石河子是一座诗城,诗歌是我们的情怀。革命的英雄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就是兵团人的壮丽诗篇!从王震将军"草原秋风狂,凯歌进新疆",到张仲翰将军"雄狮十万到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无不充满了军人的英雄气概和诗人的浪漫情怀。艾青先生曾在这里生活工作了16年,为石河子写下了《年轻的城》:我到过许多地方,数这个城市最年轻,她是这样漂亮,令人一见倾心。不是翰海蜃楼 ,不是蓬莱仙境,她的一草一木都由血汗凝成!著名诗人杨牧先生把人生最宝贵的25年都献给了兵团事业,就是在石河子写下了斐 声海内外的《我是青年》,"我是鹰 ,云中有志。我是马,背上有鞍 。我有骨,骨中有钙。我有汗,汗中有盐!"彰显了兵团人的志向、担当和风骨。今天尊敬杨牧老师也来到了我们的现场,让我们一起向他表示崇高的敬意!先生当年创办的《绿风》诗刊也早已济身全国三大诗刊行列,一大批新边塞诗人正在续写新的光荣。更有那星罗棋布,成千上万的诗歌爱好者,能让你处处感受到诗歌之城的独特魅力。"沿着远去的马蹄声一路向西,在玛纳斯河畔我找到了你,石河子你原本就是苍凉戈壁,可如今你却在绿茵里"。今天的石河子已经成为"一带一路"核心区上的中心城市,民航机场、城际列车、高速公路、低空飞行能让你随时来一场想走就走的旅行。

  常有朋友问我:为什么石河子人总是充满了自豪感?我总是骄傲的回答:兵团人仅仅用了60多年时间,就在亘古荒原上建成了一座花园城市,我们怎能不自豪!兵团人时刻把祖国放在心上,把戍边的责任扛在肩上,我们怎能不自豪!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儿孙,兵团人就是祖国的西长城,我们怎能不自豪!常言道:爱上一座城先要爱上一个人,朋友们,你们爱我吗?爱我就来石河子!诗和远方就在兵团大地石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