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疆花木兰

发布时间:17年12月22日 信息来源:文联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丁小炜

“我爱祖国,我爱边疆,富饶的巴尔鲁克山下是我放牧的地方,辽阔的塔斯提河岸边是我战斗的地方……”驻守在中哈边境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九师“孙龙珍民兵班”战士赵雪莹,深情地唱起了这首女子民兵班班歌。

女子民兵班是1962年成立的。1969年6月10日,面对敌方挑衅,战士孙龙珍不顾身孕,营救战友,不幸牺牲,年仅29岁。兵团党委追认她为共产党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授予她“革命烈士”称号。2002年通过勘界确权,当年塔斯提河以西有争议的490平方公里土地重新回到了祖国怀抱。1992年6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新疆军区正式将女子民兵班命名为“孙龙珍民兵班”,这也是目前全国唯一的一支履行屯垦戍边使命、实行军事化管理、成建制的女子民兵班。55年来,民兵班荣获“全国先进女职工集体”“全国三八红旗集体”“全国边海防工作先进集体”等荣誉。

边境线巴尔鲁克山上有一座塔斯提边防连前哨,那年锡伯族战士程富胜探亲回家,母亲听说哨所连棵树都没有,就让他带上家乡的10棵杨树苗回来栽种。塔斯提干旱缺水,虽然哨所官兵万般呵护,最后仅有一棵树苗得以存活,长成大树。1980年,词作家梁上泉来到这里,听到这个故事后激动不已,歌曲《小白杨》由此诞生。随着《小白杨》唱响神州大地,哨所也被命名为“小白杨哨所”。

女民兵每星期轮流与哨所战士结伴巡逻,往昔巡逻是骑马或靠双脚前行,凭借瞭望塔、望远镜和肉眼观察。如今不但修建了通畅的公路,架设的各种通信联络、视频定位设施,科技含量也很高,开车在边境线上巡逻,速度快、信息灵、效率高,女子民兵班的姑娘个个都是驾驶能手,再复杂的路况她们也能从容驾驭。然而,茫茫边境线点多路长,巡逻到边界界碑,每次都要好几个小时。漠风和沙尘吹打着姑娘们的脸庞,时间一长,脸蛋粗糙,面颊黑红,但爱美的姑娘呀,没有伤心,她们欣然接受了边陲的馈赠,打趣说这才是草原最健康的肤色。

服役来到女子民兵班,从家里的娇娇女到合格戍边战士,必然要历经一番风霜。刚来的新兵,要面对和正规部队新兵一样的思想教育、队列和体能训练,实弹射击、投弹等军事课目训练。2015年6月,6个新兵上山到民兵班报到,汽车一路颠簸了好几个小时,看到满山牛羊和连绵的绿草,感到十分激动新奇。杨千惠是兵团人的第三代,入班前在天津当室内设计师,每月工资一万多元。她说,自己不留恋繁华都市,毅然决然回到兵团,是因为这里是自己的故土,祖父母、父母都在这里,守卫家乡守卫边疆无上光荣。

现在的女子民兵班不但有设计师,有的还曾当过会计师、公务员、公司主管……但现在,她们只有一个称谓:女民兵。除了戍边巡逻,她们还管理着连队230亩山楂树,她们种的大棚蔬菜,解决了整个连队的吃菜难题。姑娘们第一次管理大棚,才知道种菜要打埂子,辣椒、西红柿长大了要搭架子,才知道小白菜、油麦菜种密了要剔苗,不同的瓜菜在一起会串种……当种出的瓜果蔬菜第一次收获的时候,每个人都高兴得像过节一样。班里每周都有固定食谱,大家轮流值班做饭,很多女孩在家时从来没做过饭,现在却都成了厨艺高手,蒸馍、擀面条、做抓饭、炖羊肉、酿酸奶,每人都有几手绝活。

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依托自然条件和口岸优势,近几年巴尔鲁克山地区旅游业迅速升温,专程到小白杨哨所和孙龙珍烈士陈列馆参观的游客也逐年增多。女子民兵班每位战士都兼任着孙龙珍烈士陈列馆的讲解员,她们每年要为10余万游客义务解说。战士赵雪莹说,今年“五一”期间游客很多,那几天几乎全班战友的嗓子都讲哑了,但能够为宣扬“热爱军垦、扎根边疆、牢记使命、献身国防”的龙珍精神多尽一分力,大家虽累犹甜。

那是一次境外大火扑入境内,宽达8公里的火带威胁着边境安全,班长陈淑兰率女子民兵班紧急奔赴火场,忍受着熊熊烈火炙烤,挖防火沟,扑打烈火,经过三天两夜连续扑救,终于降服了火魔。看到女子民兵班现在的面貌,专程回到民兵班讲传统的陈淑兰动情地说:“我们那时候没有粮食自己种,没有牲畜人拉犁,每天劳动长达十几个小时,完全得益于孙龙珍精神的激励,现在这些90后孩子,能在山沟里待得住已经不容易了,没想到在她们身上还能看见我们年轻时的影子。”

在九师,有位叫魏德友的传奇老人。1964年4月,24岁的魏德友与集体转业的战友们一起,唱着《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来到镇守萨尔布拉克边关的九师161团二连,在这里构筑了长达20公里的移动界碑,用青春和生命守护着边境的安宁。50多年过去,他仍然和老伴坚守在边境线上。这些年,女子民兵班的姑娘怀着崇敬的心情,一次次来到萨尔布拉克草原173号界碑东南5公里处,来到魏爷爷的家,与两位老人一起交谈,和老人一起放牧巡边,听他们讲从前的戍边故事。2016年夏天,魏德友老人被中宣部授予“时代楷模”荣誉称号,姑娘们为生活在魏爷爷这个楷模身边而感到无比骄傲,也从老人身上感受到了信仰的力量。魏德友老人的房前屋后,站立着女子民兵班姑娘种下的排排小白杨,正在阳光下茁壮成长,成为抵御风雪的屏障。边疆女民兵,当代花木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