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如何做好交响音乐会的电视导播

发布时间:17年12月22日 信息来源:文联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宋军

文艺演出节目的录制,通常在现场设置6-10台摄像机,导播同时面对多个监视器,镜头切换的时机取决于节目的内容和发展的节奏,以及画面的衔接性和观众欣赏的连贯性。导播要从整体节目出发来处理好每一个分镜头,处理好局部与整体的关系。而这种镜头组合成功与否,往往取决于导播把握整体能力的高低。

交响音乐会的导播应遵循交响音乐自身规律,通过电视画面与交响乐的“声音”形成同步融合,换句话说,交响音乐会的电视导播要有逆向思维和时间上的提前量,要熟悉音乐会所演奏的曲目。本文就上海交响乐团“情满天山,心系兵团”专场音乐会,以及兵团胡杨民族乐团专题音乐会谈谈如何做好交响音乐会的电视导播。

一、首先,在节目录制之前,导播应了解熟悉以下情况:

1.首先要了解交响乐队乐器排列方式

乐队的排列一般是弦乐器在前,木管乐器居中,铜管乐器和打击乐器排后。这种乐队的排列方式并非随意所为,而是在长期的交响音乐演奏实践中形成并固定下来的。各种不同种类的性能乐器,在排列方式上当时考虑到了音响的最佳组合,也是音乐演奏厅中音响与听觉的需要。

2.要了解音乐会演出曲目的创作背景和作曲家的创作风格

例如,兵团成立60周年之际,上海交响乐团“情满天山,心系兵团”专场音乐会中的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采用单乐章协奏曲的形式,以中国民间传说中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故事为线索进行创作。呈现部的引子为抒情的慢板,这部分的情节提示是“春光明媚”,这段音乐属于写景式的描绘,音乐随后进入主部,速度、调性和调式与引子相同,曲式结构为单三部曲式,A主题由独奏小提琴主奏,B段与A段形成对比,先由大提琴主奏,而后是大提琴与小提琴的合唱,似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内心对白。又如吕其明创作的交响诗《红旗颂》管弦乐,乐曲开始,小号奏出以国歌为素材的引子,紧接着,弦乐奏出舒展、优美的颂歌主题,东方红旋律奏出,整个音乐推向高潮。另外,了解乐曲的结构和创作风格也非常必要。如奥地利作曲家小约翰·施特劳斯创作的《蝙蝠序曲》,开头部分在乐队轻柔的伴奏下,双簧管奏出了充满生机的主题,一开始就流露出喜剧的色彩。第二部分是欢快而有力的维也纳圆舞曲风格的主题。第三部分转为行板,曲调略带哀婉动人的色彩,轻盈而舒缓。最后部分以波尔卡舞曲的形式,在一片热烈欢腾的气氛中结束。

3.熟悉交响乐队的声部配置

了解乐队是单管乐队还是双管乐队,有没有使用外来色彩的乐器如板胡、唢呐、笛子等;各声部人数是否平衡匹配,哪些声部配合比较默契熟练,哪些声部乐手有可能出现问题等等。例如兵团的胡杨民族乐团,乐队拉弦比较强,而弹拨乐器相对比较弱,导播在处理镜头切换时要心中有数。在细节处理上,乐段的衔接,声部的过度,乐器的交替等都要心知肚明。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中 “第二次高潮”,音乐从打击乐急板进入,待独奏小提琴进入时,同时与乐队急板“伴奏背景”相结合等表现手段。

4.研究乐曲总谱,了解乐队演奏的细节处理

要懂得一点交响乐的作曲法、配器法,以及和声、曲式等。作为电视导播,要了解和熟悉一部交响作品,不能靠死记硬背,而是要通过作品的总谱、配器、曲式以及主题发展变奏、乐段反复等这样一些作曲技法及音乐知识去解读和理解音乐作品。如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表现封建势力的主题与表现抗争的主题的并置与交织时,所用的音乐材料与元引子和主部主题材料有关,但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形成第二次高潮,音乐从急板进入,带独奏小提琴进入时用散板的旋律音调,与乐队“伴奏背景”相结合的表现手段。

5.对乐队指挥风格以及乐谱版本的不同或改编也应充分了解

乐队指挥是一个乐队的灵魂,指挥在注重细节还是强调风格;他的表情、手势和习惯对乐队的演奏都会产生很大影响。导播多从指挥的这些变化中得到提示和启发。另外,指挥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将乐曲进行删减或改编,这些都应该通过看乐队排练详细了解。

二,在节目实际录制过程中,导播应把握好以下几个方面:

导播要从整体节目的主题思想、表现内容出发,结合表现形式内在固有的规律和节奏,尽可能地将所要表现的内容形式、场面、情景与电视画面有机结合起来。在录制交响音乐会导播在处理画面进行镜头切换时,应该遵循一定的原则,但不应该墨守成规。那么如何处理镜头切换,调度电视画面,达到声画合一,浑然一体的效果呢?

1.主次变化

首先,交响乐队无论是单管乐队还是双管乐队甚至是更大规模的乐队,它都是按作曲家的作曲配器、由各个声部协同演奏完成的。其中各个声部必定有主有次,而且这种主次在不断变化。一般来说,电视镜头应该紧紧盯着乐队正在演奏主要内容的声部,哪个声部正在演奏旋律或主题,镜头就应该出现哪个声部的演奏画面。但旋律声部和独奏乐器一样,它也需要其他声部的协奏。在交响乐队中,很多声部都在默默地扮演着这样的角色,为主旋律协奏,它们是不可缺少的部分,有时甚至非常重要。所以,电视导播一定要适当地给这些协奏声部一些镜头,特别像打击乐,它们可能休止较长时间,但往往会出现在点睛之笔上,如果能及时捕捉到,就会锦上添花。比如《节日序曲》中,当音乐进行到高潮时大镲的使用,它既是乐曲高潮的象征,也是高潮的“点”,一定要捕捉到它,这样,音乐的高潮和电视画面中的具体“形象”形成高潮统一体,给观众一种视觉的冲击,使他们真正感受到音乐的高潮。否则,如果音乐的高潮非常恢弘,而电视画面却顾左右而言他,就达不到声画合一的艺术效果。

还有一点要明白,一般交响乐队协奏的独奏、独唱曲,镜头应主要给独奏、独唱者,因为这种音乐表现形式,它的配器都是围绕独奏、独唱写的,把出彩的部分都写给了独奏、独唱,而且它们是乐曲的主要表现者,其他声部从和声到色彩都起协奏作用。不能认为协奏的声部应该和独奏、独唱一视同仁,平均切换镜头,这是不正确的想法。

2.节奏变化

电视镜头的切换节奏,也要随音乐的节奏而变,该快一定要快。如乐曲正在逐步推向高潮,它可能是渐进式的,也可能是跳跃式的,声部之间在相互叠加和推动,通过更多声部的加入以及音量节奏的变化使乐曲达到高潮。这时,电视镜头就要跟上这种变化,通过镜头与音乐的同步表现,渲染音乐的内涵和主题。这种同步跟进,把演奏家随音乐变化的演奏表情也表现得淋漓尽致,从视觉上帮助人们欣赏音乐。因此导播切换镜头一定要跟上乐队的这种从形式到内涵的变化,使画面尽量地配合好乐队的音乐表达。反之,如果乐队大气磅礴此起彼伏,乐手们也聚精会神表情投入,而切换的镜头却是一个大全景或是一些无关痛痒的镜头,这就形成了乐队声音和画面“两张皮”的状况,也就谈不上很好地表现音乐艺术了。

另外,对于特别抒情的音乐,电视镜头应该慢一些,多抓拍一些细节。比如弓子的运用、揉弦的动作,演奏员轻松自然的表情等;在乐器的选择上,比如竖琴的琶音、小提琴整齐划一的小全景等都可以表现优美舒缓的音乐。观众耳听优美抒情的音乐,眼看配合协调恰当的画面,从听觉到视觉上都产生浑然一体的愉悦感。在慢板音乐中,画面的不恰当呆板地切换会破坏乐队的音乐表现。如,二胡独奏《赛马》中间有一段拨弦,这时乐队弦乐组演奏“赛马”主题,这个点也要切到位上,否则其艺术性也会大打折扣。

3.强弱变化

音乐中经常有强烈的对比对照,镜头也应该把这种对比表现出来。比如打击乐、铜管乐甚至是演奏员投入的表情等,这些都可以很好地表现画面的“强音”,所以镜头切换就要很快地切到这些表现强音元素的画面上,给观众以视觉上的冲击,使他们产生“强”的感觉。切换全景也不能说是错,但它从画面上或多或少地损失了音乐的表现力。

总之,所有的音乐作品都是有其艺术规律的,作为导播,要在录制之前对每一部作品充分了解,做到心中有数。在演出节目录制时根据主次变化,节奏变化,强弱变化,提前调动镜头,使摄像捕捉到一个个精彩的瞬间,镜头切换准确把握时机,果断切换,电视画面才能够声画同步情景交融地表达音乐内涵,给人以美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