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戚(组诗).

发布时间:18年05月03日 信息来源:文联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郁笛

抓 饭


此行,这是最后的一顿饭了。昨晚告别的时候

我隐隐地有一种预感,明天的早饭——

第二天我们早早地收拾着行李,整理房间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一个笑而不语的小巴郎子

端着一盘子抓饭,快快地放下又走了出去

快快地,一盘子抓饭又一盘子抓饭

每一盘子抓饭上放着一大块羊肉,热的,滚烫

我们三个人,睡在在亲戚家的地摊上,这是告别的早餐



炉 火

每天晚上,这炉子里的火,都是要烧红的

铁皮炉子无烟煤,这是南疆冬日里的标配吗

可是我分明看见院子里堆放整齐的木柴,劈柴的斧子

还有一把弯曲的锯子。这些经年的柴火,需要在冬天里列队

家居、旧物,时光里的明亮,维吾尔人家里的这一盘炉火

多么像我多年前遇见的另一些柴草,一些嘹亮的火



阿里木

作为三个孩子的父亲,1984年出生的阿里木

是这个大家庭里,名副其实的家长

61岁的母亲尚能操劳,身有残疾的妹妹

可以帮助照顾幼小的孩子

阿里木日常的生活里,是和他的羊缸子

伺候对面院子里的牛和羊圈

早晨,阿里木开着自家的本田车去图木舒克上学

晚上回来的早,他便来到我们的屋子里聊上一会

有一次我们帮着他清扫羊圈,阿里木赶紧跑过来

摆着手说,不是这样子的劳动,他需要有自己生活的秩序

有几天晚上,我们屋子的煤烟重了,呛得喉咙疼

阿里木便过来打开门窗,捅得炉子里呼呼作响

阿里木一直要坚持我们的屋子里,没有一点煤烟了再走

他说,如果我们屋子里的灯不熄掉,他也不可能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