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作家

发布时间:19年11月25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尚新革

我知道,我不是作家。作家,是作品和声誉的累加,我最多只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不为发表作品而发表作品,不为读书而读书,不为当作家而写作。爱上写作,只是为了记录生活里的爱和光。

6月的一天,参加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作家协会举办的赠书活动,结束时已是傍晚。搭上最后一趟从库尔勒市返回二师三〇团的线路车,车上年轻的司机师傅边开车边问:“大姐,您这么晚还回团里,您这是到市里来办事吗?”

我答:“我是来开会学习的,刚结束,就赶来坐车了。”

司机问道:“您开啥会?”

“哦,作协开会。”

小伙子问:“您卖鞋子的,您在哪卖鞋子?在团场巴扎(维吾尔语,意为集市)卖鞋子吗,我怎么没见过您。”

我一愣,说道:“我不卖鞋子。”

小伙子奇怪地问道:“您不是做鞋的吗?您为什么不卖鞋?”

一时间我恍然大悟,笑着说:“我是巴州作协会员,作家,知道吗?”

此时一车的人都笑了,小伙子十分不好意思,连忙道歉说:“大姐,我书读得少,您见笑了。真看不出,您还是作家。”

说实话,面对这个问题,搞得我诚惶诚恐,不知所措。答应吧,有些不知天高地厚,怕辱没了作家这神圣的称谓。如果断然否认,又有点不顾事实,有点矫情。记得《暴风骤雨》的作者周立波,管农民叫“田作家”,那么,说我是“字作家”简称“作家”,也顺理成章。此外,人家既然这么说了,实属不知道作家该是什么样吧,大约我也实在太不像他心目中的作家吧。

说实话,成为作家,是每一个热爱文字的人梦寐以求的愿望,当然也包括我。可作家不是人人都能当的,能随便写几个字的人不计其数,可能把文字写得鲜活、写得出神入化的人却寥寥无几。

很多时候遇到旁人问起我的职业,我的回答通常是:“我是写史志的,司马迁知道吗?”我这样一说,不需要多做解释,多半人最起码知道我是一个文字工作者;心情比较好的时候,我也会开个玩笑,回答他们:“没错,除了工作之外,我是整天坐家里。简称‘坐家’。”

我知道,我不是作家。作家,是作品和声誉的累加,我最多只是一个文学爱好者。

爱上写作,最初是为了记录生活里的爱和光,想用文字记录平凡日子里与众不同的事物,对某事的所思所想,对读一本书的思想整理,或是对一场电影的评价,我都一一记录。

开始写作后,我眼里的世界变得无比精彩,我的思维也比从前清晰。记得初写作时,写了一篇散文《又是一年清明时》,刊登在《巴音郭楞日报》,通过普普通通的描述,表达真情实感。一位和静县的读者给我打电话说,他从我的文字里读到了一个女人的坚强,并祝福我今后越来越好。霎时,我的眼睛湿润了。

用心写字的过程有时像涂鸦,涂完了,令一个人驻足观赏,心里便欢天喜地。

如今,这是一个“众人熙熙,皆为利来;众人攘攘,皆为利往”的时代,“天上掉下一块石头,砸着三个人,一个是作家,一个是诗人,一个是文学爱好者”的现象早已一去不复返矣!

要成为作家极困难,除了个人后天的努力,还需要先天的才华、灵气和时代、机遇等因素。但我可以往这方面努力,至少,不为发表作品而发表作品,不为读书而读书,不为当作家而写作。

作家李娟说过:“对我来说,写作是慢慢地添砖加瓦,让一个东西显示出它的面貌。世上很多东西都是很茫然、不可把控的,否则也没必要写作了。我能做的就是盲人摸象一样地去触及它、拼凑它,我没有想过像别人那样,在写作上要有突破和跨越,一定要让人看到你在不同领域的聪明劲儿。写作就是我的本分。写就是了。”

比起真正的作家,我差之甚远。但感念我对文字的一点爱好,没事的时候就写写吧!不奢望感动别人,至少能期许感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