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仙子

发布时间:19年11月26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王东江

夏荷姑娘家住金湖边,推窗可观湖光,倚门可嗅花香。她出生于夏至时节,正值荷花芬芳——岸边的树,树边的村,村内的屋舍院落、长街深巷都被花香浸透了——当然也包括人。

接天映日的荷是夏日金湖的一大盛景。仿佛这湖专为荷而设,仿佛这荷专为湖而生——天造地设的一对鸳鸯,在金湖相遇了,棒打不散。当然,没人去打,金湖边的人最爱成人之美。

据说夏荷3岁时和母亲在金湖边纳凉,母亲只顾低头做工,没留意她一人溜达到湖里去了,母亲醒过神来后去寻女儿,没有一点踪影。惊得几欲昏厥时,却见夏荷笑微微从水中走来,双手捧着一支盛开的莲。这事不胫而走,人们称夏荷是花仙转世,再加上小姑娘生得聪颖灵透、肌白如璧,便成了口口相传的事实。也有人说,肯定是夏荷母亲一时急昏头,孩子根本没到湖里去,只在湖边打了个转。好在没人去辩个纸白墨黑,信者自信。

这事是我亲眼所见!当时我就在夏荷母女不远的树下带着儿子杜船纳凉,听到夏荷母亲的惊叫赶忙往湖边跑,远远看见夏荷从湖心慢慢悠悠到了岸边。杜船妈讲得绘声绘色、有鼻子有眼,这让那些有些摇摆的人深信不疑。

杜船她妈那张嘴,能把死人忽悠活。因此,这荷仙子的雅号却越叫越响。夏荷姑娘也越长越水灵,比刚出水的荷还招人喜爱。

夏荷10岁那年,母亲得了一种妇科病,身子虚得两级风能飘起来,家门和医院间走马灯似的跑了几年,到底也没治愈,家里欠下满河滩的账债。病重乱投医,从一位赋闲的老中医那里讨得一副偏方,新鲜莲房泡茶可治此病。那时父亲尚在外地打工,家里的生活费医药费夏荷的学费都要靠他用汗水来换。于是,采莲房便成了小学三年级夏荷的课外作业。浅水里的莲房采完了,她一步步走向深水区。

那天,她在湖心发现一片大莲房,可那水太深了,她实在不敢去,急得在湖边嘤嘤哭鼻子。

杜船来了,端着父亲编的柳条笸箩,船一样放进水里,双手做桨一点点向湖心划。不一会,几个碗口大的莲房被他摘回来,递到夏荷手中。

从那时起,乘着笸箩摘莲房,成了杜船每天放学后的必修课。

不知是偏方真的起了效用还是夏荷的孝心感动了上苍,母亲的病一天天好起来,脸上渐渐泛起红光。几年后,母亲的身体越发壮实,比生病前气力还足,家里的气象也越发蓬勃。当然,我们的夏荷出脱得也越发接近荷仙子——她的美像中伏的荷花正无所顾忌地大朵绽放。

夏荷去省城上大学那天早上,落第的杜船躲在庄稼地里,一边默默地送夏荷,一边偷偷地擦鼻涕抹眼泪。那年秋天,他去西藏当了兵。

当24岁的夏荷美得和金湖那朵最艳丽的荷花不相上下时,她大学毕业了。本来有多种机会和条件留在省城,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回乡创业。她的勃勃雄心憋在肚里不是一时了。她要将金湖的荷制成中成药,让这些宝贝解万人痛治万人病。

现在,项目有了,钱呢,还像那缥缈的云一样在半天空悬着呢。这办厂可不是仨瓜俩枣的钱能解决的,那是花花绿绿的钞票,不是满街乱撒的广告纸。母亲说。该攥住的攥住,该撒手的撒手。母亲又说。

费神选定的项目,益国利民,怎能说撒手就撒手呢。夏荷的话说得斩钉截铁。

夏荷心里有底,她知道,会有人揣着大把的钱投资入股来的,铁定挣钱的事,还怕没人捧场。杜船来了,鼓鼓囊囊揣着他刚从银行取出的十几万元退伍金。

钱不多,入个小股。

你能做得了你妈的主?

就是她让我来入股的,说把我也当一股入进来。

你能值几个钱呢?

值不了几个钱就给你当一辈子打工仔。

“生意”在一颦一笑间谈成了。

据说,几年后,夏荷的药厂研发出一种治疗妇科病的特效药,商标注册为“荷仙子”。她的生意越做越红火,成了本市的创利创税大户。每当荷花盛开的傍晚,一叶扁舟载着一家三口在金湖悠悠荡荡,撑船的叫杜船,船心坐着他的妻子夏荷和他的女儿蒂莲。人们都说蒂莲就是夏荷小时的翻版,是又一个“荷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