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红驼

发布时间:19年11月28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海青

回想起一些旅途中的自然风光,忘不了的是沿天山一带的戈壁和有草场的地方。常常遇见漫步其间的骆驼,它们像戈壁勘探家,嗅着一草一木,在辽阔的戈壁上悠闲地寻草。这几年,家乡戈壁的骆驼逐渐多了起来,分布在马吉克牧场或古尔图、头台沙包草场。盛夏时节,热浪滚滚,泛黄的草地上,艳阳下,几峰骆驼在荒无人烟的戈壁上显得格外迷人。

骆驼的食物很简单。它们主要采食戈壁滩上的芨芨草、骆驼刺。每年夏天,戈壁滩生长出一坨坨的矮刺,结满了嫩芽,这是骆驼最爱吃的食物。骆驼还爱吃沙漠里的梭梭,沿着起伏的沙丘,高原的阔野上,孤月高悬,勇敢的骆驼在荒郊戈壁上漫步。

初夏季节是母骆驼产下幼崽的时候,母骆驼一直在幼骆驼的身边分秒不离,小骆驼一般都是被大骆驼围在中间。在这个季节里,最忙的是牧民了。他们在戈壁上不仅放骆驼,还得守护小骆驼的安全。夏天,戈壁上有成群结队的狼,喜欢攻击幼骆驼。到了晚上,牧民还不能耽误挤骆驼奶。近几年,骆驼奶赢得了许多人的喜爱,喝骆驼奶的人越来越多,价钱也不错。这对于牧民来说,是好事。前一阵,我去看望了住在头台沙包草场的亲戚马思得汗,在回家的路上碰见了沙包草场的牧民包拉西。包拉西再三邀请,我们只好顺路拐进了包拉西的家做客。只见一座土坯房屋的前前后后,都是自然生长的红柳和梭梭,围拢了包拉西的家,一切显得那么和谐。在房屋的西边是一椭圆形状的圈舍,有20多头骆驼正在安闲地吃着草料。我对它们产生了好感,一峰峰健壮的骆驼,黄褐色面容像慈祥的老人,看上去很温顺。

我们喝着新鲜的骆驼奶。和包拉西聊天,一边详细地问着养骆驼的好处和作用。坐在热炕上暖暖的,包拉西黝黑的脸上笑容满面。他的妻子库里木江在炕上摆放了一张小餐桌,端上来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有水煮大盘牛肉、酸辣土豆丝和香气扑鼻的热馕。吃饭的时候,包拉西打开一瓶伊犁老窖,和我一起喝酒。这个哈萨克族男人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盒红河烟,对我讲述了自己的劳碌生活。他告诉我,2013年,他卖掉家里的100来只绵羊,从银行贷款,从托里县买了几头骆驼。为干出一番事业,他从原来的大泉村搬迁到沙包草场,一住就是好几年。如今,骆驼有20多头,日子越过越红火。

后来没过多久,我在赶往沙包草场的路上,又碰到了包拉西,他骑着一匹白马,赶着一群骆驼在梭梭林里穿越,大声跟我说:“我在放着戈壁红驼呢。”那些深棕色的骆驼,在洁白的雪野里显得格外美丽。

在沙包草场,我有时能听见远处传来的骆驼铃声。听别人说骆驼很神奇。母骆驼产下幼骆驼,必须嗅到幼骆驼的气味,才会分泌乳汁。要不然很难分泌乳汁。这些不可思议的现象,让我不禁想起一件有趣的事。内蒙古额尔多斯草原上,牧民养了不少骆驼。有一头母骆驼产下幼骆驼,与另外一群骆驼合群没过多久,抛弃了幼骆驼不认。面对绝情的母骆驼,牧民无奈之下,将母骆驼拴在胡杨树下,小心翼翼地让幼骆驼靠近母骆驼。然后,这位牧民手里拿着一把泛黄的马头琴,一边吟歌,一边拉琴。风儿轻轻地吹着,母骆驼双眼里浸满晶莹的泪珠,认下了自己的幼骆驼。

多年的牧场生活,无数辛勤的背影和甜美和笑脸,让我无法忘怀。每户牧民家都有几峰骆驼,骆驼是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伙伴。每年的转场,来来回回,骆驼是最重要的运输工具,当地牧民将自己的骆驼称为戈壁红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