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的还是我们新疆

发布时间:19年11月29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蒋晓华

20年前我给老师长任旭东当秘书,那时他已经快退休了,常听他念叨,以后得有个老窝,有点老底,有个老伴,有几个老友。他给我说这是马季在相声里说的。转眼间我也退休了,耳边不时回想起这几句话,感觉说得实在是好。

出生在伊宁市巴彦岱镇的女作家毕淑敏喜欢周游世界。她去过北极,写过一篇《北极熊》。从她的文章里了解到,北极熊的生存条件竟然是如此艰难,作为完全食肉动物,北极熊“终生只能以纯肉类充饥,冰天雪地独来独往,它或许是地球上最孤独寂寞的动物。”

北极熊的老窝在北极,我的老窝在新疆。

小时候喜欢看战争片,特别喜欢看端敌人老窝。老窝一端,敌人差不多也就完蛋了。《地道战》里八路军武工队和民兵端了黑风口据点日本鬼子的老窝,《智取威虎山》里少剑波参谋长率小分队端了土匪头子座山雕的老窝,《奇袭白虎团》里侦察排长严伟才率尖刀班端了南朝鲜军白虎团团部老窝……好人的老窝端了也不得了,苏联电影《夏伯阳》里,苏联英雄夏伯阳的师部就被敌人端了,自己也壮烈牺牲。

老窝太重要了。

退休前的老窝自然是自己工作的地方,退休后则不然。有人选择随儿女,有人选择去“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地方,有人选择坚守曾经生活、学习、工作半辈子的地方。我属于后者,和北极熊的选择一样。北极熊选择北极,我选择新疆。北极熊是北极的动物,我是新疆的“动物”。

我和妻子会经常去北京儿子处住些时候,但时间不会很长。我更留恋的是新疆,是生我养我育我的这片土地。

小时候时常想不明白,北京、上海、天津那么好,父母怎么不去那里生活呢?全国人民怎么不把家都安在那里呢?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爱上了我的连队,爱上了我的团场,爱上了我的伊犁,爱上了我的新疆,爱上了我的故乡。我渐渐知道了有一种感情叫欲罢不能,有一种感情叫割不断,理还乱,有一种感情叫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有一种感情与理智交织,缠斗,说不清,道不明。

地方没有好坏之分,有感情,就是好地方。谁不说俺家乡好?咱们新疆好地方,人说山西好风光,小小无锡景、太湖鱼米乡,西沙我可爱的家乡……祖国处处,都是好地方。

许多在新疆生活多年的上海支边青年,退休后回到故乡,但还是经常回来看看,有些每年都回来,住一段时间,或者就是看看。他们早已经是新疆的上海人,上海的新疆人。这里有他们的青春,他们半辈子的人生履历,无法割舍。他们在新疆如鱼得水,备受尊重,在上海反倒默默无闻。我敬重的陈茂昌老师,干脆就重新回到了新疆,回到了四师可克达拉市,他把自己最终的窝还是选择在了这里。

我的性格是新疆造就的。在中国,也许在全世界,都找不到像新疆这样一个地方,拥有了几乎所有的气候类型,所有的地理地貌,尽可能多的动植物类型。新疆的风景是奇幻的,新疆的色彩是炫目的,新疆的声音是复合的,新疆的性格是多元的,新疆的文化是交响的。

民以食为天,抓住了一个人的胃,就抓住了一个人的心。若是离开新疆,我到哪里去吃味道纯正的过油肉拌面、碎肉拌面?正宗的烤羊肉串,正宗的抓饭,正宗的大盘鸡,正宗的皮辣红,正宗的花花菜,正宗的烤馕,正宗的锡伯大饼?善待自己的胃,我也要留在我的新疆老窝。

我哪儿都去,哪儿都不去。

退休了,我会经常出疆走走。饱览祖国的大好河山,在一个又一个地方画圈。我想把长城内外、大江南北的所有省市自治区都走遍。然后把我在书中看到的,地图上看到的,听说过的,心驰神往的地方都走一走,深度游。譬如我的老家湖南衡阳,妻子的老家河南南阳,这都是我要好好体验,向父母、岳父岳母致敬的地方。当然我会常去北京,除了看看儿子,享受天伦之乐,还要对祖国的心脏多一些了解,多一些认识,多一些感情。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一生,一样都不能少。

其实,我最想走遍的还是我们伊犁,我们新疆。这几十年,由于工作关系,我去过全疆所有的地州,兵团所有的师,伊犁所有的县市。这远远不够,我还要沉下心来,慢慢游,游我亲爱的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