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木架子车

发布时间:20年01月06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龙明芝

1967年,21岁的我乘坐开往新疆的火车,投奔远在农八师(现八师)工作的表姐。经过三天三夜的颠簸,我来到了表姐家。

当时,表姐的第3个孩子刚出生不久,我的到来,让正愁孩子没人带的表姐喜出望外,人生地不熟的我,就待在表姐家,帮她带孩子。

第二年,表姐托团部食堂的师傅给我介绍对象,经过两次见面,我相中了老实本分的退伍军人陈玉水,我俩走到了一起。

和陈玉水结婚后,我的户口及工作也相继解决了。我被分到园林处绿化班工作,第一天的工作便是担肥料。中午,大伙儿都累得坐在树荫下休息,可我还在一趟趟担着肥料,我的能干给同事和领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班里的几位男同事考虑到女同志担肥辛苦,决定做一辆架子车。于是,他们找来榆木板和车轮,开始动手制作。第二天,我们来上班时,一辆榆木架子车就已摆在了我们面前。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我们看到这辆榆木架子车,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榆木架子车提高了我们的劳动效率。或许是车身大的缘故,姐妹们很难拉动整车肥料,只好拉半车。可我拉起这“大家伙”却轻松自如,大伙儿都佩服我体力好,称我“大力士”。榆木架子车的出现,使我们圆满完成了施肥任务。

1977年,单位购置了十辆铁制架子车,陪伴我度过五年时光的榆木架子车被淘汰了。由于我对它有着深厚的感情,便把它放在家里,更换了新车轮。那年搬家时,我和老公就用这辆榆木架子车,将家具搬至新房。

1987年,我的大女儿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我和老公商量让她去卖花,她听从我俩的安排,推上那辆载满花的榆木架子车,走街串巷叫卖。后来女儿进了工厂上班,退休在家的老公为贴补家用,也拉上榆木架子车到农贸市场卖花。每天风里来雨里去,一卖便是5年。1995年,我家在农贸市场有了固定的卖花摊位,这俩榆木架子车为我家作出了不小的贡献。

如今我已是花甲老人,看到停放在我家单元门前的那辆破旧不堪的榆木架子车,想起曾经的岁月,热泪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