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武器

发布时间:20年02月12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姜继先

这个春节,被一种病毒搅得秩序混乱,一切都背离了原有的面貌。一时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占满所有的新闻媒体,人们社交的话题,被迅速收缩为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留观、居家、洗手、口罩……这个时候,口罩像沉在水底的鱼儿浮出了水面,毅然地走向前台,成为人们抗击疫情的有力武器。

实话说,一开始,我并没有过分关注疫情,1月22日,大年二十八,日子照常。晚饭后,我和妻子同往常一样,出门去散步。返回时,妻子说今天她有些流鼻涕,想去买一盒感冒冲剂,遂信步进入到一家药店。取了药正在付款时,药店又来了一名女士,进店就问有没有口罩卖,店员答有,女士问价格,回答说N95医用防护口罩25元一只。此前,我没有使用口罩的习惯,平时自不必说,就算是生病或看望住院病人到医院去,也没想着要佩戴,所以,对口罩方面的知识是个空白,当时,听到店员说一只口罩要卖25元一只,我还以为听错了,随口也问了一声,多少钱一只?回答说25元,我心里便想,就几块纱布制成的物件,卖这么贵?

除夕,儿子儿媳带着孙女回家来团圆过年,一进门,儿媳就问我备没备口罩,我说没有,她随手从包里拿出一只,放到桌上,就像给我带来了什么贵重的年礼似的,对我说,出门一定要戴口罩,并说现在已买不到口罩了。到此时,我虽然还没有完全意识到口罩的重要性,但听到已买不到口罩时,也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事非同小可,提醒自己要引起重视。果然,事态越来越严重,关于佩戴口罩的倡议和要求,铺天盖地。我在宣传部门工作,接到任务,要求紧急印刷《新型冠状病毒小科普》《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预防手册》,其中重要的内容就是要佩戴好口罩。口罩、口罩、口罩,所有关于防疫的宣传资料,都有戴口罩这一条。

再好的口罩也是棉布、棉纱制成的,是一个十分柔软存在。以柔软为武器,能管用吗?

回答是肯定的。国家卫健委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明确指出:“经过飞沫传播是主要传播途径,亦可通过接触传播”。众多科普资料表明,出去就要戴口罩。可以肯定地说,戴口罩是防止疫情扩散的非常重要的措施。

戴口罩如此重要,可我却没有充分拥有,当时只有一只口罩。同样是宣传资料上提示,口罩戴4个小时后就要更换。在随后几日,我就四处购买、寻求口罩。药店断货、寻求无门,一时间因口罩不足而陷入深深苦恼。

1月28日大年初四,我接到通知,参加会议,会议通知特别提示:会场要求戴口罩。我居住在博乐小城,工作地点在20多公里外的双河市,行在去双河市的路上,在街道上,几乎见不到行人,偶尔有一两人从街上匆匆忙忙地走,口鼻都被口罩捂得严严实实,公路上更是空无一人,空旷得让人心中不安。天气还算好,太阳悬天而挂,光芒四射,却无法体验到往日感觉中的温暖,心情所致,尽管车外铺满太阳光芒,却依然像被浓雾重霾包裹着一样,这时,就特别地怀念病毒没有袭来时那些生机勃勃的日子。到达会场,进门时有服务人员测量体温,进入会场看到,参会人员都按照要求,统一佩戴着口罩。这是我人生几十年的一种全新体验,这是打仗呢——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口罩成为锐利的武器。

而我却缺少武器。唯独的那一只口罩,已佩戴了数日。器刃已不再锋利,着实让人不安。

家人也甚是焦急。为此,儿媳从网上订购了几包口罩。购物虽然成功,但也存有遗憾,电商说,到正月初八才能发货,只能静静地等待了。妻子更是着急,时时惦记着口罩,偶尔在一档电视节目中看到,说普通的棉布、棉纱口罩改造一下,就能变成具有防护功能口罩。她看完之后,立即动手,找出一只棉布口罩进行改造。改造工作很快完成,我终于有了疫情防控开展以来的第二只口罩,拥有了一个崭新的武器。

口罩在战斗!说到底是人在战斗、抗击、搏杀。

写这篇短文时,《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推送了一篇文章叫《她们摘下口罩的样子,让人心疼……》,微信中刊发了7张图片、一个视频和简洁文字,医务人员摘下口罩的图片显示,她们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伤疤以及因过敏而出现的面部红肿。也难怪,她们作为医务人员,防疫和治疗,都需要长时间佩戴口罩。难怪,微信小编动情地表述:“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许多医护人员主动请命参加战斗,戴着口罩的她们,让人致敬,取下口罩的她们,让人泪目。”

难抑泪水,是因为他们的无畏、他们的付出、他们的奉献;难抑泪水,是因为他们冒着生命的危险,与瘟神、死神搏击……激战正酣,前方的战斗需要全社会的参与。钟南山院士说:“这个难关能不能快速渡过,不仅靠医务人员,还要靠我们自己……”戴好口罩就是对疫情防控前线的最大支持,当佩戴口罩以及落实所有的防护措施成为全民行动,我们的战斗才会取得效果,最终战胜病毒,送走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