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民似鱼水 深情播馨香

发布时间:20年05月11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张公鹏

军民鱼水情,自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之人民军队与百姓始,代代相传,千古以往而未有之,殊为可嘉。何也?曰:军,来自于民,军爱民,民拥军,军民若家人也。农七师(现七师)一三七团阿吾斯奇牧场退休职工杜月香,以数十载爱兵热忱,谱写由平凡人而成民众爱戴“兵妈妈”之感人乐章。

二十世纪戊子之年,杜月香生于甘肃临泽。乙巳年,杜月香随父入阿吾斯奇,投身屯垦戍边事业,翌年入职牧业营。时杜母多病,而其家临近阿吾斯奇边防连兵营,尝蒙营中军医施诊赠药,方得保全。牧业营偶有走水,边防连战士亦赶来舍生扑救。杜父常与家人曰:“解放军,吾家再造之恩人,吾家人当竭毕生以报,吾家后代亦不可废。”于是,杜月香铭记心头,常思涌泉以报。

边防连队驻扎于山谷,雾重露湿,战士巡逻训练,鞋袜常潮,衣多破损。杜月香见之,大方揽起缝补之责,为战士缝补军装、缝制鞋垫,并倾资专门购置缝纫机,提高效率。困难时期,全家口粮四十斤,白面不过四斤,杜月香每每不舍自食,全部制拉条子送至连队。每见连队战士狼吞虎咽,食之有味,杜月香则面带慈祥之态,心中甚慰。

杜月香与连队战士相处日久,其情愈深,犹似家人。有连队司机之妻,临盆在即,却无人照顾,全家心急如焚。杜月香闻之,即往其家,悉心照料产妇,至母女平安出月。有战士患病,杜月香将其接至家中照料,邻里欲疏远言之曰:“是疾传染!老太太嫌寿长乎?”杜月香正色曰:“彼吾子也,焉有父母畏疾而弃其子女者也!”后,战士于杜月香照顾下病体康复。再后,该战士娶妻生子,生活幸福,每于电话中问候杜月香,待其若母。

边疆时日清冷,行伍生活单调,杜月香见战士有思想波动者,即与之谈心,战士亦愿倾诉,亲热呼其杜妈妈。有战士沉郁难抒,曾得杜妈妈耐心疏导。后,其退伍,多年经营,业有所成。某次回到牧业营,几经辗转寻得杜妈妈,跪于前痛哭曰:“终寻吾母,无您则无我如今也!”为调节战士情绪,改善驻守条件,杜月香亲选菜苗、树苗送往连队,又同战士选种种花。虽寒冬酷暑,花木多有枯萎,然杜月香并不气馁,坚持不辍。多年间,于杜月香之坚守下,常见绿色军营中鲜花盛开。

日复月兮月复年,杜月香由初时战士口中“嫂子”渐成“妈妈”至九零后、零零后而为“奶奶”,其犹为战士做鞋。或曰:“今时富足,何用送鞋也?”杜月香答曰:“子行千里,足下有千层底,母方心安也。”杜月香拥军爱兵,家人甚解之。时杜月香儿媳产女,适逢有老兵复员,老兵无他愿,唯愿再吃一盘杜妈妈所包水饺。望襁褓中之小孙女,杜月香左右为难。其子与儿媳俱安慰告曰:“母亲自去,不可留遗憾也!”。杜月香遂乘车赶至兵营,亲手剁馅、擀皮。老兵临去,眼含热泪曰:“吾无憾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