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满伊犁河谷

发布时间:20年06月28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赵天益

伊犁河谷是芳香植物的宝库,已知品种有几十种之多。作为引进香料品种,薰衣草是芳香植物的杰出代表,它是大自然为伊犁河谷谱写的赞美诗,是辽阔原野上徐徐铺展的紫色画卷。

走进四师六十五团,映入眼帘的是白杨林带下的薰衣草田,水渠边的薰衣草田,小麦地里的薰衣草田,薄荷与蓖麻之间的薰衣草田,把连队和村庄包围起来的薰衣草田……薰衣草田是伊犁河谷芬芳的几何图案,是原野上紫色花朵编织的毡毯,它修复着大地的空旷与苍凉。一个人步入薰衣草田,你的呼吸是紫色的,心情也变成紫色的了。所以,每到薰衣草开花季节,背包客们总在网上相约:让我们去伊犁河谷看薰衣草吧,卸下内心的负担,得到一个芬芳而紫色的拥抱。

薰衣草是名副其实的“香水植物”,它的香味馥郁悠远,芬芳怡人,沁人心脾,极具穿透力。人类很早就被它的芳香所吸引,发现了它杀菌止痒、安宁镇静、洁净身心的神奇功效,曾用它来治疗感冒咳嗽、支气管炎、哮喘等病症。薰衣草的故乡——法国的普罗旺斯人将它称为“宁静的香水植物”和“紫色金子”。

在六十五团的每一块薰衣草条田里,因品种的差异和生长情况的不同,花的香味也有细微区别。花香常能传递到五六公里以外的地方,尤其在中午的阳光下达到香味的最佳状态。这个团有近万亩薰衣草田,如同伊犁河谷里的“紫色海洋”。生活在团场的人,常常自豪地夸耀说,在薰衣草开花的6月,站在一个连队能闻到另一个连队飘来的花香,就连公路上跑的汽车也染成了紫色,洒上了花香。

如今,伊犁已成为我国薰衣草的唯一产区。四师种植面积达两万多亩,产量占全国的95%以上。我国的伊犁与法国的普罗旺斯、俄罗斯的高加索地区、日本的北海道,被誉为世界薰衣草的四大产区。

远行的薰衣草,在经历了多年的岁月变幻和时光流转之后,终于在伊犁河谷建立了新的家乡,而且真正扎根落户在这里。究其主要原因是这里拥有与法国的普罗旺斯相似的地理和气候条件,如纬度和海拔惊人的一致,阳光充足,气候湿润,等等。伊犁河谷平原三面环山,向西开敞,构成独特的河谷地形,是大西洋暖气流最远到达的地方。它向西开敞的胸怀,在历史上接纳了西方文明的影响,同时也接纳了来自遥远地中海沿岸普罗旺斯的缕缕薰衣草的花香。

50多年前,薰衣草最早在六十五团试种,之后陆续推广到邻近的五六个团场。当时的六十五团主要种植莫合烟、红花、蓖麻等经济作物。它还是国家唯一指定的药用罂粟种植基地之一,其产品专供医疗机构使用。

今天,在我们祖国辽阔的大地上,已经能够接纳并欢迎更多异国他乡的奇花异草了。就像伊犁河谷的六十五团,它是国家正式命名的“中国薰衣草之乡”,同时也是胡椒薄荷、罗马洋甘菊、灵芝草、新疆红花、啤酒花等经济作物的重要产地。可以说,时代的丰富多元化在边疆的田野上得到了生动而恰当的体现。

薰衣草不是草,而是亚灌木植物,寿命15年左右,3至6年时的花最盛。每年6月上旬开花,花期月余。花形如小麦穗状,茎秆细长。一株成年薰衣草,有无数的茎秆呈放射状,如同一次爆炸后的突然凝固,又像一个半圆形的“大馒头”。它开花的特点是自下而上,一股劲儿地往上蹿,一轮又一轮地开着紫色的花,因此称它为“轮伞花序”,一般有五六个花序,使每根茎秆上看上去像一座座微型“观光塔”。2004年9月,六十五团的100克薰衣草种子,搭乘我国第20颗返回式科学技术试验卫星进入太空育种,经过18天的太空旅行返回地面。用这些太空种子种植的薰衣草,花序大多在十轮以上,香气变浓,精油产量也明显提高。

蜜蜂一般不到薰衣草田里采蜜。不是它们不喜欢薰衣草,而是薰衣草太香了,使它们晕头转向,如同进入了一个芬芳的迷宫。而薰衣草的安神催眠作用,又使它们只知道打盹瞌睡,忘了采蜜, 工作效率不高。所以,薰衣草蜂蜜的产量不高,属名贵蜂蜜。打开一瓶薰衣草蜂蜜,能闻到淡淡的薰衣草香味。

薰衣草的收割是细活,每亩可提取精油5公斤左右,最高可达7公斤以上。精油是薰衣草的精华,是液体的“紫色金子”。每公斤精油国内市场售价千元左右,出口价格更高。尽管现在也采用 C02 萃取和乙醇浸取的精油提取法,但古老的蒸馏法仍然在普遍使用,就连薰衣草的故乡普罗旺斯也不例外。

六十五团和其他种植薰衣草的团场,几乎每个连队都有自己的薰衣草加工厂,即蒸馏车间。红砖结构的厂房高大坚固,设备简陋,除了每年6月采收加工季节,其余时间厂房都闲置着。但即使闲置一年时间,当你打开厂门进去时,也能闻到很浓的薰衣草香味儿。薰衣草就像一个芬芳的“游魂”,徘徊在空荡荡的厂房里,久久不愿离去。由于薰衣草有极强的渗透力,连砖墙也渗进了它的香味。厂房里的鸟儿飞来飞去,燕子和麻雀在房梁上筑窝,它们大概是受了芳香的吸引,找到了安家的好地方。

每到6月的收获季节,连队的男人们忙坏了。他们一天 24 小时两班倒,争分夺秒地工作,欢天喜地地提取梦寐以求的薰衣草精油。因为花期十分短暂,是绝对不能错过时机的,当天收割的鲜花必须当天加工完,否则到第二天,出油率和精油品质都要大打折扣。在热气腾腾、芬芳四溢的厂房里,男人们汗流浃背地工作着,一点儿也不敢疏忽和怠慢。薰衣草的香味儿渗透了他们的皮肤,渗进了他们的血液。

一位提炼薰衣草精油的工人告诉我,一个加工季节下来,他到附近的清水河镇购物,一进超市,女人们都以疑惑的眼光看着他,并窃窃私语:“哇,这个男人咋这么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