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窖记忆

发布时间:20年06月28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高永明

1980年秋季,趁冬季还没到来,我也学着老职工的样子,在家门口挖了一个深2米、宽2米的小菜窖,上面搭着4根粗粗的横梁,再搭上结实的红柳枝,铺上厚厚的芦苇和麦草,用草泥把表面抹了个溜光。

冬季到来前,我在这口菜窖里储存了足够的大白菜、萝卜、土豆、皮牙子。菜窖陪伴全家度过了漫长的冬季。

从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末期,近30年的时间里,团场职工家家户户都在房前屋后整修了小菜窖。其实冬天用菜窖储存蔬菜也很麻烦,菜窖若捂得太严,温度一高菜就要烂;一不注意忘了盖菜窖口,一晚上菜就会被冻坏。

我家的菜窖有2米深,每次下去拿菜,都要踩着里面的小梯子,一不小心就会滑下去,所以每次拿菜,我总是小心翼翼。

1978年后,团场职工生活发生了变化,每人每月定量的粮食标准取消了。餐桌上,玉米面变成了小麦面,家里装清油的小玻璃瓶换成了5公斤的大油壶。

1980年,兵团出台政策,职工可以在房前屋后养猪、养鸡、种菜。农七师下五场(现八师一三三团)场部开始有了集贸市场,一些职工开起了小卖部、小菜店,到石河子、奎屯也有了班车,冬天吃菜基本不发愁了。这时候,家门口的菜窖基本没有用了。

如今,团场人家里不但有彩电、沙发、洗衣机,还有了电冰箱。菜窖,被尘封在我的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