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政务网 无障碍浏览

铁锹

发布时间:22年05月31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杨召海

岁月中,土地是靠铁锹一下下翻出来的,铁锹冷冷的脸,会在一双双布满老茧的手中轻松地切入土地。不管是黄土地还是黑土地,只要种有庄稼,都会有铁锹大有作为的地方。

凝视铁锹,我最先想起的是自己的父辈,以及自己在田野里挥汗劳作的场景。土地永远是我们真诚的朋友,在那里能感受到热烈的阳光,经过日头洗礼的铁锹,总是那么光亮,亮得能反射出农人们的身影,显示出农人们的勤劳。“铁锹的脸是用出来的,如闲着,不出几日,那亮亮的脸便生了锈”。可是,如今谁的铁锹不生锈呢?铁锹使用得不像以前那样频繁了。而我对铁锹还是那么钟情。

在父亲的手中,一把铁锹早已亮光闪闪,也不知那铁锹用了多久,但见铁锹的锨把光亮滑润,握上去细腻极了,不管是挖土、铲土,都是那么轻松。父亲是一个地道的农民,而我是农民的儿子,只要跟随父亲,就会亲近铁锹。我最喜欢父亲的铁锹,因为在父亲的手中,我见到麦田埂被修平垒起,小渠里的水能顺利地从铁锹挖的沟坎里流向麦田的每一处。

铁锹最讨厌懒惰者,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者的铁锹是磨不出锋利的棱角的,斑斑锈迹还会时时追逐着铁锹。父亲善用铁锹,从不用铁锹去铲石头,也不会用铁锹去挖树根。他日日要去田里用铁锹翻地、挖渠、松土……一刻不停息,一旦停下来,便要用小木棒把沾在铁锹上的泥土一点点清理干净,直到铁锹露出光彩的笑容。

铁锹从不随意亲近谁,你若吃不了苦,铁锹就在你手中变得沉重,将你的手磨出水泡,使你难以驾驭它,它也使你变得越来越烦躁。你得咬咬牙,挺直了腰杆不放弃,挺过了艰辛,你便得到了成功。一把铁锹从买回到装上工具把,需要你长久地与它一起磨炼,直到铁锹将原本的面孔一一磨去,磨出藏在闪光里的微笑。到那时,你才能轻松地在田间劳作,将你挂满汗水的脸孔和微笑,一并印在铁锹上。

父亲的铁锹是舍不得让别人用的,因为那是父亲一点点磨出来的。其实家中有7把铁锹,但每每有人借铁锹用,父亲总是不舍得把自己用的铁锹借给别人。我曾暗暗观察父亲的铁锹,我发现父亲的铁锹已用得磨去了多半,但见那铁锹闪闪发亮,像只明亮的眼,和父亲的眼神一样清澈。有时我悄悄拿出父亲的铁锹去挖地种树,我发现它特别好用,用后便不再想用别的铁锹了。可每次用完后,不管我如何擦洗,父亲总能知道有人用过它,于是便有些不高兴。

父亲总爱说:“要自己亲手做一把新的铁锹,而后在劳动中与它一起锻炼,只有这样,你才能有一把最好的铁锹。”我相信父亲的话。随着岁月的消逝,父亲老了,而父亲的铁锹也磨去了更多的锹尖,剩余的不成比例的铁锹,依然亮光闪闪。那把铁锹始终都是父亲的宝贝,即便不用,父亲也会时常拿出擦拭灰尘。

多年后,我从城市回到乡村,见到许多农民,扛着锃亮的铁锹去田地里劳作。在自家老屋前,父亲在门前的自留地里挖地、种地,而田里放着的两把铁锹中,其中一把是我亲自装上锨把的那把铁锹,那把铁锹已磨得非常光亮了,非常好使。我在心中感谢父亲,他终于将我的铁锹磨炼成了一把锋利的铁锹。我拿着那把铁锹一下下挖着地,心中有热流在涌动,我在心中默默地说:“父亲呀,您是了不起的父亲,是您教会了儿子怎样去磨炼一把锋利的铁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