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政务网 无障碍浏览

一碗乡愁

发布时间:22年12月27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汪呼林

每年夏天,家里的浆水缸总会被母亲装得满满当当,吃一碗母亲做的浆水面,能幸福好几天。

母亲知道我爱吃西芹浆水面,每当春天来临,她会在园子里种满西芹,等到西芹发芽,看着满园的绿色,她的脸上就挂满了笑容。几场春雨过后,西芹终于长成了壮小伙,母亲会精挑细选割下西芹,用大半天时间做西芹浆水,她忙碌的身影,被夏日的晚霞拉得很长,像极了家门口的那棵白杨树。

母亲做西芹浆水轻车熟路。先将切好的西芹段洗干净控干水分,锅中加水,添火煮沸,再将西芹放入,稍烫后捞上案板,搅一碗白面糊倒入开水,再次烧开后关火,然后将煮好的西芹和面汤,倒进洗干净的大瓷缸,再倒入少量引子,盖好盖子密封起来,压一块大石头,发酵三四天,西芹浆水就酸爽可口了。

每当炊烟弥漫着松香的味道,一碗热气腾腾的浆水面端上饭桌,我便会食指大动。撒上盐和辣椒粉,伴着用胡麻油爆炒的嫩韭菜,一碗人间美味,不断刺激着青春的味蕾。即使是在寒冷的冬天,一碗饭吃下来,也会热得我头顶直冒汗,咕嘟咕嘟连汤都要喝完,那是从未有过的酣畅淋漓。

夕阳缓缓落下,寂静的小村庄,低矮的土屋里,那一碗浆水面总是令人回味无穷,盛满母亲慈爱的目光。

此起彼伏的欢笑声,把浅浅的夏季映得格外生动。

那个时候,一碗西芹浆水面,盛满了浪漫与温柔。

我每次出远门,母亲不管有多忙,临行前都会给我做一碗浆水面,唠唠叨叨,忙前忙后收拾行李,生怕我出门在外受委屈。每当我想家的时候,我都会用一碗浆水面来缓解思乡的愁绪。而我每次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吃一碗母亲亲手做的浆水面,因为那贯通七窍的,不仅是果腹的满足感,还有归家的喜悦和情感的欢畅。

当回忆被岁月冲淡,离家越来越远,我猛然发现,家乡已经成了微信里小小的对话框,我再也找不到吃浆水面时的痛快感,那碗里升腾的热气在我眼中渐渐模糊。

每次去姐姐家,她总会做一碗浆水面,我狼吞虎咽地吃完一碗,然后再来一碗,连汤都不放过,似乎隐隐找到了以前的那种酣畅淋漓,但就在放下碗筷的那一瞬间,那种感觉就消失殆尽,再也无法找回。

我终于知道,我们一直都在苦苦追寻,其实失去比拥有更能让人懂得珍惜,更能给人踏实和快乐,就像母亲的那一碗浆水面,只有在属于故乡的热土中,才有味道。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卸下心灵故土的倦意,当情感与记忆交织,请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一碗浆水面可解无尽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