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政务网 无障碍浏览

我家的四代党员

发布时间:22年12月27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刘明礼

我考上军校的第二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是同学中第一批入党的,我觉得无比光荣。那时打电话还不方便,我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连夜写了封信向父亲报喜,字里行间充满着幸福与激动。

父亲的回信,写得比我还富有激情。父亲说:“这是咱家的光荣,三代都有党员:你姥姥、姥爷,你两个伯伯和我,还有你哥哥。现在你也是党员了,咱家是真正的党员之家!”父亲提醒我,加入党组织不是努力的终点,而是新的起点。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党员,必须始终如一,再接再厉,时刻不忘党员的身份,处处严格要求、当好模范……

上世纪30年代,我的姥姥、姥爷是中共地下党员,是真正的老革命。在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姥爷骑着高头大马,腰别匣子枪,在老家叱咤风云。1935年,在母亲2岁时,姥爷不幸牺牲,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姥姥擦干眼泪,在村里组织妇女缝军衣、做军鞋,支援一线。解放后,姥姥辞去村妇救会主任的职务,成为一名普通劳动者,积极参加劳动,热心助人。上世纪80年代,只需3个人证明,姥姥就能享受更好的待遇,可姥姥主动放弃了。她说,当初入党,想的只是人民翻身解放,根本没想过自己要享受什么待遇。姥姥以淡泊的心态,以94岁高龄安然走过一生,从来没给组织提过一点要求,添过任何麻烦。

父亲在新中国成立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9年10月成为人民教师。在教师岗位上,他默默无闻,教书育人,从教35年,桃李满天下。他从没徇过丁点私情,没往家拿过公家的一张纸一支笔,没为子女求学就业打过一声招呼。退休回村后,他主动参加组织生活,积极支持两委工作,热心为乡亲们帮忙,是公认的“乡贤”。

哥哥在部队服役6年,当兵第二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退伍多年,他仍不失军人本色,始终按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村里的大事小情他都热心参与。他还担任县里的通讯员,义务管理着农家书屋,是文艺演出队的业余编导。他用一点一滴的行动,践行着入党誓言,扛起鲜红的党旗。

1985年,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我不负组织的培养,牢记父亲的嘱托,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为党工作。从军30年,始终对组织忠诚、对工作勤勉、对岗位尽责,党叫干啥就干好啥,从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荣立三等功三次,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和优秀党务工作者。如今,我虽然退休了,但党员的责任永远在肩上!

我女儿大学毕业后光荣参军,第二年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女婿也是一名党员。7个侄辈中,有5个是党员。

党的信念,在我们家四代党员中薪火相传,已衍化为一种家风,让我们的家庭无比和谐、充满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