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政务网 无障碍浏览

礼赞夏河胡杨

发布时间:22年12月27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郭银川

这一生注定和胡杨有缘。

我敬佩胡杨树的坚韧和不屈。记得那是1992年春天,离开故乡全家搬迁到六师芳草湖农场,生长在沙包上的胡杨树令我感叹,于是散文处女作《相识梧桐树》发表了。其实,祖辈生活在新疆的人把胡杨树也叫梧桐树。

我敬仰马桥胡杨独具特色的金秋之美。2006年,我因工作调动到六师一○六团工作,每到金秋季节,慕名到一○六团游览看胡杨树的人络绎不绝。金秋的胡杨让我流连忘返,写了《秋到马桥看胡杨》。而到了三师五○团,特别是到了夏河,这里的胡杨树让我激动和震撼,激动的是这里的胡杨林辽阔无边,田野里随处可见胡杨树;震撼的是这里的胡杨树历史悠久,生生不息,历经沧桑仍然焕发青春。

我对南疆的胡杨树早有耳闻。有一次,一个喜欢摄影的朋友到马桥,恰逢金秋季节,我邀请他一起到胡杨林拍照,朋友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刚从五○团夏河镇回来。”言外之意大有“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之感。朋友是六师五家渠市知名的摄影家,其摄影作品经常发表在报纸杂志上,他的话肯定不假,那时候,我对夏河胡杨就多了一分向往。

2020年5月,我离开北疆到南疆,飞机从乌鲁木齐起航,上升至万米高空后平稳飞行,跨越巍峨的天山山脉,就看到被人们称之为“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沙漠。飞机在航行,右边是连绵不断的天山,左边是黄色的沙漠和绿洲田野交替出现。当飞机下降到1000米高空以下,大地上的景物逐渐清晰起来,眼前出现一大片绿洲,一条大河如白色的飘带,那条大河就是南疆有名的叶尔羌河。叶尔羌河宽窄不匀,弯弯曲曲流淌在绿洲中间,河流两岸郁郁葱葱的绿树就是胡杨树。胡杨树环绕着村庄,村庄点缀在胡杨林中间。飞机上熟悉当地情况的人说,到夏河了。在飞机上看起来,夏河蔚为壮观,夏河的村庄美丽如画。

作为派驻五○团夏河镇十连“访惠聚”工作队一员,我有幸来到夏河,远方、近处,条田间、大路旁、河道边、沙丘上到处生长着胡杨树,有连片成林的,也有零散生长的。大的胡杨树树冠如撑开的伞遮天蔽日,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小的胡杨树婀娜多姿、生机勃勃;高的胡杨树拔地而起直插云天,矮的胡杨树哪怕是被岁月侵蚀、狂风拦腰折断,也各具特色自成风景;粗的生长多年的胡杨树需要多人合围才能抱住,说不清它到底活了多少年,细的哪怕是刚出生的胡杨树,也在努力向上生长。在夏河,一年四季你可以领略到胡杨树的不同风采。春风吹过,胡杨树羞答答地捧出小嫩芽;夏天来了,茁壮生长的胡杨树呈碧绿色,生机盎然,朝气蓬勃;秋天到了,金色的胡杨树让人们驻足观望,那满目金黄昭示着丰收在望,胡杨林成为摄影爱好者和游人心目中的天堂;冬天里,尽管叶片落了,胡杨树黄褐色的树干和枝丫在风雪中傲然屹立,给人一种顶天立地、舍我其谁的悲壮感。

我爱夏河胡杨,爱夏河胡杨活着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生生不息、坚韧不拔。我爱夏河胡杨的朴实无华,随处都能茁壮成长,正如生活在这里热情的各族群众,你走在路上,后面开过来的不论是小轿车、三轮车,还是摩托车,都会在你身边戛然而止,顺便把你捎带上。到了少数民族群众家中,不论你是干部、教师,还是打工者,他们都会把你当贵客招待。支援夏河建设的各族干部群众和少数民族群众融为一体,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拥抱,就如这夏河的胡杨林一样,成片簇拥着茁壮成长。

我爱夏河胡杨。随着内地省市援疆、人居环境整治、抗震安居房建设、基础设施建设……一项项惠民政策的落实,给生活在夏河的各族群众生产生活带来前所未有的变化。乘着兵团第八次党代会的东风,夏河的发展就像叶尔羌河畔的胡杨一样,焕发出新的生机,勤劳质朴如胡杨般的夏河群众,日子定会越过越红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