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新平套彩烙画艺术的美学特征

发布时间:16年01月12日 信息来源:文联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宋佳音


烙画,也叫烙花, 是一种雅俗共赏的艺术,它是利用碳化原理,通过控温技巧,不施任何颜料以烙为主套彩为辅的表现手法即用火烧热烙铁以高温代墨在竹木、宣纸、丝绢等材料上勾画烘烫熨出烙痕作画,巧妙自然地把绘画艺术的各种表现技术与烙画艺术融为一体,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的一种艺术表现形式。这种艺术表现形式有着悠久的历史,它根植于我国民间,凝结了劳动人民的聪明智慧,是中华民间传承久远的艺术瑰宝,古称“火针刺绣”又名“火笔画”、“烫画”等。据史料记载,烙画源于西汉,盛于东汉,最初的烙印是用于马匹的标记。汉代由烙印发展成烙花,烙花用于木制器皿的装饰,在家具、笔筒、筷子、烟袋杆等物体上面烙出各种图案,有了“烙印”文化。

烙画艺术在创作中具有古今交融,别具一格的特点。创作在把握火候、力度的同时,注重“意在笔先、落笔成形”。烙画不仅有中国画的勾、勒、点、染、擦、白 描等手法,还可以烫出丰富的层次与色调,具有较强的立体感,酷似棕色素描和石版画,因此烙画既能保持中国传统绘画的民族风格,又可达到西洋画严谨的写实效果。因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因而给人以古朴典雅、回味无穷的艺术享受。

兵团套彩烙画,发韧于传统烙画,是伴随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成立及发展而逐渐形成的一种民间艺术表现形式,是兵团民间艺术家在继承传统烙画手法的基础上不断探索,在工具、技巧、画法、工艺上不断创新而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的、能满足人们多样化、个性化的生活需求的一种民间艺术。

兵团套彩烙画的代表人物以兵团著名的民间艺术家、兵团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出生于兵团第九师164团的杨新平为主。杨新平从流传的烙画工艺手法中提取精华并经实践和理解,把中华古代烙画手法和现代艺术形态完美结合,在继承传统烙画技法的基础上,对现代套彩烙画技术进行了探索、革新。他的套彩烙画,从形成到技巧上和内地“套彩烙花”不一样,具有自己独特的美学特征。

首先,杨新平把烙画的烙法从传统单线烙法发展成为了以烘为主,以色为辅,以烘烤定型的现代套彩烙画艺术,形成了以中国小写意和西方油画相结合,既有写意,又有写实的作品画面,同时,还保证了烙画传统的美感,满足了以烙为主,以色为辅的要求。因为是套彩来烙,对颜料的要求也很高,一副作品作完后,杨新平往往用汽火枪烘烤定色,同时进行二次重烙,这样一幅作品才算完成。这种烙法对色彩高温承受能力的要求很高,因为用主流的国画、水粉颜料等套彩,经火烘烤受热后,画面会变模糊,颜色黯淡无光,影响审美效果,所以经过多年的研究和实验后,杨新平摸索出了用矿物质颜料和植物颜料搭配使用的方法,这两种颜料经高温烘烤,会产生物理变化,使画面更加清晰,光泽更好,经久不会变色。

其次,杨新平在烙画工具上也有了变革,由过去传统的火烙铁改为用20W,30W,60W,100W,200W等规格的电烙铁或电烙笔,它的特点是能够保持相对恒温,使用方便,升温快,笔法和艺法更丰富,如毛笔中勾勒、浚擦、点染、渲染,画的内容页更加生动。花鸟鱼兽、人物、树木、山石等均能得到充分发挥。新工具的出现为烙画的发展开辟了更加广阔的领域。

再次,在题材上,杨新平也进行了创新发扬,形成了符合现代人审美趣味的工艺手法,融如了兵团奔放、诚挚的元素和鲜明的军垦文化特征及浓厚的民族地域特色。他的作品突破了梅兰竹菊、山水花鸟等内容,多以自己生活过的兵团为背景,以兵团团场生活和军垦历史为创作素材,站在连队军垦老兵的地位,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注视兵团军垦战士在广袤戈壁战天斗地改造荒原屯垦戍边的丰功伟绩,大多反映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历史和现代风情,处处洋溢着对兵团的热爱,屯垦戍边的敬仰,对和谐生活的讴歌,深深地展现了兵团人的理想和对这片土地的深情

最后,在美学意境上,杨新平在他的套彩烙画中融入了浓浓的军垦情结,每幅作品都有一个深深的故事,让人浮想翩翩。生活在兵团基层连队的杨新平,至今也没有离开过团场,他有着兵团团场生活的亲身体验,虽然在连队摸爬滚打了多年,干的是种地、养殖、开农用机械等农活,但,岁月没有磨灭他的激情,诱惑无法褪去他的本色。他的烙画笔端依然源源不断地流淌着浓浓的难以割舍的兵团情结,他的作品总是声情并茂地讲述着兵团人的故事,讲处催人泪下,扣人心扉,也讲得春风送暖,让人心旷神怡。入围“山花奖”的作品《守望》最能说明这一点。

2004年,农九师宣传部、文联,在全师遴选出一批在当地有绘画才能的能人到边境团场161团,对兵团劳模----巴尔鲁克山下好医生梅莲进行宣传,准备出一本连环画。在创作的过程中发生的一件事,让杨新平坚定了一生都要把兵团题材创作下去的决心。创作期间,他看到远处山坡上有两间土坯房,一了解是以前戍边时用过的前哨,看上去非常有感觉,来到近前一看是有人住过刚搬走没多久,有一些生活的用具有条不紊摆放在那里,门前有一条黄狗卧在那。一打听说是上面一直住着两位老人,子女在外发展得很好,前几天把他们接走。那条狗没法带走,快一个月了每天都卧在那里等待它的主人,谁叫它也不走。这让杨新平心里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受,“半个百姓半个兵,半碗黄沙半碗风,多少将士思乡梦,尽在万古荒原中”。想起两位老军垦人,为兵团事业无私地奉献了一生,那份戍边的精神,坚毅、执着,想象着老人走时的那种无奈,还有那狗的忠诚,一般的人做的到吗?这不正是兵团人的生活、兵团人的精神的具像体现吗?杨新平下定决心,如果在艺术道路上能走下去,兵团题材是他一生的创作。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和汹涌澎湃的激情,杨新平拿起手中的烙铁,一气呵成,一幅充满戍边真情、反应边境团场前哨故事的套彩烙画《守望》就这样问世了,而且,因为是兵团题材,还拿了个中国民间艺术大奖“山花奖”的入围奖。

从此,杨新平将他的创作方向全面转向了反映兵团屯垦戍边历史和军垦战士生产生活的故事方面,代表作品《凯歌进新疆》《军垦第一犁》《地窝子的春天》《创业》等屯垦戍边史系列《军垦情1、2、3》等军垦情系列、《一棵老榆树》系列作品、《胡杨卫士》等胡杨情系列及《小白杨》《三代》《戍边第一坝 高峡出平湖》《团场记忆》《三夏》《伟人山下》等每一篇作品中都充满了浓浓的军垦情结。早期杨新平军垦题材的代表作品大多以复制为主,也就是把一些老照片用套彩烙画表现出来,如反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一路凯歌,大兵压境,挺进新疆,解放新疆的故事的作品《凯歌进新疆》;唤起人们对创业年代的回忆,反映老一辈军垦人在亘古荒原上开荒造田的作品《军垦第一犁》《创业》《地窝子里的春天》等。后期慢慢的,杨新平走向写实创作的路子。《一棵老榆树》系列作品,主题是一棵,实际上是通过一棵树来体现了兵团五六十年代、七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等三个时期的发展变化,通过这棵老榆树的存在,见证了兵团地窝子、土坯房、到现在的别墅楼房几十年的变迁;《小白杨》反映的是161团孙龙珍烈士用她钢铁般的意志和生命捍卫伟大祖国的尊严的故事,而龙珍精神又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兵团女民兵们,坚守在边境线上,成为一道美丽而威严的风景;《三代》讲述的是1962年“伊塔事件”后,兵团组织一支高素质的队伍赶至边境第一线,稳定边境秩序,对边民外逃遗留下来的农牧业生产和基础工作实行三代任务---代耕、代牧、代管的故事;《戍边第一坝 高峡出平湖》则表现了兵团人改河造田兴修水利的壮举;《团场记忆》则反映出了各民族与兵团广大职工庭院生活,也体现出了和谐、维稳、安逸、祥和的生活状态;《胡杨卫士》等胡杨情系列则以边疆大漠中以坚定的姿态屹立千年不倒的胡杨为主题,用胡杨坚韧不拔的精神来象征着兵团军垦人在国境线上种庄稼、界河边上牧牛羊的亦军亦农、维稳固疆、保家卫国的理想境界和人文情怀,蕴涵着兵团几代人传承戍边薪火的高贵品格。

欣赏杨新平的套彩烙画作品,时刻能让人强烈地感受到一条红线的贯穿,这条红线就是兵团精神鼓舞感召下的军垦情结。这种情结始终与他的成长经历息息相关,并通过烙铁这种工具力透板背,创作中杨新平带着这种情结“实实在在地选择,实实在在地还原”。这是一种对自己、对欣赏者负责的创作状态。他的套彩烙画作品中,大量地反映了兵团的历史和现代风情,讲述的军垦故事一般都很注重人物的特征、事件的细节、环境的还原等,注意挖掘具有人性、人情的因素,讲述的是人的生存境遇,展现人性的真善美,处处洋溢着对兵团的热爱,对屯垦戍边的敬仰,对和谐生活的讴歌。展现了兵团人的理想,对这片土地的深情和对自然和谐的追求,作品具有很强的审美性和感染力。

杨新平的这些套彩烙画作品都反映出了他的成长经历及其父辈等作为军垦人的生活经历和兵团在亘古荒原上屯垦戍边的历史,是对兵团军垦人生存环境的变迁记录,带有强烈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地域特色和屯垦戍边的文化特色,在屯垦戍边文化回眸中体现出了多方面的价值。目前,这种烙画法尚属国内首创,是新一代的代表画法,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民间风味和军垦特色。不仅得到了一些著名艺术家的认可,也赢得了社会市场的需求。其作品曾获第九届中国民间艺术山花奖、民间工艺美术奖。

总之,兵团套彩烙画艺术是出自中国画及民间绘画的一种特殊艺术形式。尤其是它的创作与发展是与戍边生活实践、地域文化水乳交融,作品承载着兵团人的历史、文化,表现着兵团人的精神风貌,具有独特的文化艺术魅力。它不仅诠释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军垦精神,而且对新疆各民族文化交融和民族团结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新时期,兵团民间艺术中的套彩烙画以它更加强大的艺术生命力在西域这片热土上绽放出更加美丽的文化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