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评论
人生历程的情感表达 ——序李进散文集《行者十年》
发布时间:16年08月10日    信息来源:文联    编辑:兵团文联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赵天益

 

       这些天,我一直在埋头研读李进的散文集《行者十年》文稿,字里行间似有千丝万缕的感触撞击着我的心扉,如立春后乍暖还寒大地上的铺陈,起初是寒星点点,继而绚丽多彩,慢慢的繁华了我的内心。他的文字与他的生活非常接近,不仅是近距离,而且是无距离,读起来是那么真实,那么感人,是一种温柔的贴切,一种毫不推诿的责任,感受到一种融融暖意。这是一个真真实实的李进,是一个怀揣着质朴的理想,保持着善良和赤诚之心,在人生道路上留下一个又一个脚印,既平实敦厚又独具个性的李进,全书的每一篇章都是他心路历程和情感之旅的真实写照。

从青春少年的习作,到已届成年的笔底生华,令人折服的是李进这部集子,始终保持着一种纯洁的清新。许多篇章大都来自他内心的自由追求和才情迸发,是他多年来厚积薄发的一次井喷,平白朴实,言简意赅,却回味隽永。短则数百字,长则几千言,记人记事,写景抒情,篇篇迥异,精新多彩。李进具有善于把握人生之美、懂得体味人生之美的表达能力,因而他的文字才能显得如此生机盎然。

李进来自山东鲁中沂山脚下的偏僻农村,父母都是纯真本分的勤劳农民。在他的记忆里,那个曾经贫穷的家庭,却给了他无尽的记忆和思念,也激发了他拼搏好学,执着追求的意志。从小学、中学直到步入高等学府,他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大学毕业后,他主动放弃内地的优越条件,听从祖国召唤,选择西部这个实现梦想的地方,到新疆,到兵团当上大学生志愿者,从事志愿服务。在脚踏实地行走的十年中,更加坚定了他“风雨再大,也阻挡不了我们扎根新疆的信念”,在西部这片热土上勇敢前进,在前进中思考人生,同时也收获了有着特殊印记的《行者十年》这部散文作品。

当下的社会太热闹,太功利,太浮躁,欲望太多,以至于让一些人失去了思考的耐心与时间。人生的真谛到底是什么?似乎我们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追所求都那样的充满可疑。而一个有责任担当的作者,就要用自己的作品使自己拥有不同的人生。李进的写作是业余爱好,是在工作之余的夜晚或节假日里从事创作的。写作的动机也很简单,只是为了自己的生活不那么单一和寂寞,更加充实,所以他的写作很自由,很洒脱,不被各种条条框框所束缚,不被各种利益所绑架,不跟风,不盲从,更不是对生活以俯视的姿态来显示自己的悲悯与虚荣。他不是为了什么因素而去写什么东西,也不考虑当今市场的需求,只是看到了什么,就表达什么,坚持自己的独立思考,坚持自己的创作风格。他从不把看到的事实扭曲着写,也不把自己的所思所想隐藏起来,去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他希望的是真诚,是能够以真诚书写我们这个时代。

勤奋加天才是通向成功的阶梯。天上不会掉馅饼,但地上常常有陷阱。如果我们真正能够脚踏实地仰望星空,那就是一种美丽,即使没有馅饼掉下来,至少不会掉进陷阱中。李进是一个勤于学习,善于思考,乐于动笔的人,一个成功的人应该说都跟情操、胸怀和心态有关。学习是一种情操,诸葛亮说:“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意思是说读书多的人,能看淡一切,看透一切。学习是一种需要,当代著名作家贾平凹说:“读书能更使人位低而人品不低,贫贱而志向不贱,能够识天地之大,晓人生之理,有自知之明,有预料之见。”学习是一种责任,当今社会正处于知识爆炸的年代,世界上每秒钟就产生一个新发明,每分钟就产生一种新观念,每五年左右就出现一次知识总量翻番。李进深知理想需要学习去树立,性情需要学习去陶冶,胸怀需要学习去开阔,写作需要学习去探索的道理。所以他的作品舍弃了一些生活的嘈杂,充满着时代的气息,表达了对生活理念的诉求,在给读者带来思考的同时,也带来一种美的文化享受。

《行者十年》是一本写人、叙事,人生感悟、集情于文的散文集。大体分为“遥忆童年的故乡怀旧”和“行走西部的燃情岁月”两大部分。主要篇目是作者对流失时光的仰望和深情怀念,其间发生的人和事,景和物都被作者一道写进文字,装进自己的心灵深处。书中人物和事件所传递的信息,与其说是怀念,不如说是感恩。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又是一本温暖人心的感恩之书。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乡村庄,每个村庄都是一道风景。对许多远离故土的人来说,村庄早已不是某种意义上的某个村落,而是生命的根系,思想的源流,是乡情的寄托和精神家园。我们每个人都是血肉之躯,都是感情的载体,对生养自己的故乡都会有一种不可替代的深厚感情,李进是一个故乡故土的守望者和怀旧者,那里有一望无际的原生态田野山川,有憨厚善良,勤劳纯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父老乡亲。他是吃着那里的玉米、红薯、五谷杂粮,喝着母亲河的水,在朴素厚实的泥土里滚爬长大的,因而对故乡有着一种难以割舍的骨肉之情。所以,无论走到哪里,故乡总装在他的心里,他写作的文字之根也深深扎根在故乡的肥沃土壤之中。生长在农村的李进,经历了农家孩子们所发生的一切,挖野菜,捡麦穗,玩泥巴,打陀螺,逮蚂蚱,掏鸟窝,到池塘抓鱼,下水库游泳……在《黄土情深》《城南旧事》《槐树寄相思》《麻雀人生》《蚂蚱记》等许多篇目中,他对乡村那种温和、轻微、平实、润畅景物的感知和描述,让人感到一种和谐之韵,处处流露出对家乡山水的情,对家乡父老的爱。让我们分享了他行走在故乡这片天地的喜悦,不经意间跟随他走进他的故乡,他的家园。在《野菜飘香》一文中,我们知道李进的童年家境贫寒,“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粮食总是不够吃,还没等到开春,盛粮食的缸已经见底了。”人有一个清贫困窘的童年是一件好事,童年的贫困,可以给人一颗善良的心灵,可以教人懂得珍惜和关爱,懂得宽容和世界美好。

一个人的童年和少年是一生中的生命底色,不论岁月如何的催,风雨如何的洗,都无法将底色改变。那山川河流,那泥土乡音,那瓦屋村舍,那土路田野,都深深的刻印在这永恒不变的底色之上,不会淡化,不会褪色,不会抹平。李进有着令人敬佩的农村情结,他的生命中有农村,农村的历史中有他,他对农村文学保持着炽热的情感。他在《永远的牵挂》中回忆父亲的忠厚淳朴、刚毅坚韧的秉性;在《梦里炊烟》中描摹善良的母亲劳作不辍的辛劳;这些都折射出他感恩父母的浓浓真情。他在《思念的感觉》一文中写到:“当我选择志愿服务西部以至考取公务员在遥远的西部留下来的时候,父母都给了坚定支持的目光,这种目光,在我西行的路上,在我日常的工作中一直支持着我,鼓励着我。当我的人生出现不如意的时候,我知道,在遥远的山东,有父亲那厚实的肩膀,母亲那温暖的胸怀,还有更多默默支持着我的父老乡亲”。“父母想念儿女永远比儿女牵挂父母更浓。年幼无知时,你体会不到作为父母对儿女的牵挂之情;不离家在外,永远体会不到思念父母的感觉;不经历生活的艰辛,永远也感觉不到家的温暖。”平实的语言,真挚的感情告诉我们,在当今亲情容易被忽视的浮躁社会里,我们要永远铭记父母的恩德,他们是不可复制的。只有抱着感恩的心,真真切切的去孝敬父母,才能走好人生之路。

半个多世纪以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几代人,肩负着屯垦戍边,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维稳除暴的神圣历史使命,在茫茫的沙漠前沿,在风头水尾的荒芜之地,在漫长的风雪边境线上,变亘古戈壁为绿洲,开工业文明之先河,扬中华文化之旗帜,尽安边固疆之职责,用自己的青春、热血和生命,诠释着对伟大祖国,对中华民族的无比忠诚。行走在西部,行走在兵团的李进,热爱生他养他的齐鲁大地,更钟情于培育他,涵养他,成长与斯,工作于斯的兵团。西部社会是他一直在追求属于他自己心目中的作品,他的文学之魂离不开西部,离不开兵团。兵团是他的第二故乡,是他报答的恩人,是他人生的情结。因而西部和兵团活在他的作品之中,而这些作品又活在读者之中。

李进在书中说,路,在自己脚下,激情,在西部燃烧。收拾行囊,到西部去,选择西部,选择兵团,带着梦想,勇敢前行,行走在人生的舞台上,给生命以更多的历练。他在《行者十年》一文中写到:“阔别家乡,已足十年,边疆早已成为我的安身立命之地。这十年,我走出大学校园,迈着坚毅的步伐,走向西部,成为一名西部计划志愿者,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遥远的西部书写着激情燃烧的岁月,用自己的真情和汗水,在广袤的土地上实现着自己的人生梦想。十年的西部生活,让我懂得了边疆人民的艰辛与不易,感受到兵团老军垦战士对祖国的颗颗滚烫之心。”李进是在用他的爱心看待西部,看待兵团,讴歌兵团精神的。他是兵团精神培育出来的年轻作者,他的性格里有着军垦人的精神基因,他的文集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浓郁的兵团特色,生动地记录了兵团人的生活、工作和拼搏奋进的艰苦历程,是屯垦戍边伟业之树上的累累硕果。

集子中有些篇目是游记之作,游记散文是当下散文中数量最多,也最难出新的。在全民旅游的时代,走到一处,留下一些记录,随感而发,蜻蜓点水,篇幅不够时,打开电脑,寻找一些资料,人文典故,穿插其中。这些浮在面上的写作不计其数,却无法引起读者的兴趣。而李进所写的一些游记作品,从不同角度捕捉特定素材,打破人们惯用的模式,努力写出新意来,让人耳目一新。

写到这里,想对李进提点希望:可以拓宽写作的路子,尝试用各种方式写散文,传统的,现代的,描述的,意识流的,都可以试着去写。另外,美的风景也是一种精神,王国维先生推崇“有我之境”,主张把作者的主观感情倾注在所观察的客观现象中。李进若能把“我”与“景”结合得再紧凑一些,做到“物志的人情化”,让读者从中感受人化的物景,通过景物去感悟其内心世界,可能会走出一片新天地。

时光匆匆,人生苦短。人的一生,难免要经过蒸烤如炙的“火焰山”,也可能遭遇情感上的“秦淮河”。弱者难免变形解体,只有强者才会一路高歌,阔步向前。李进这部散文集的出版发行,仅是良好的开端,今后的道路悠远漫长。相信他在未来的征途中,会像运动员跳高那样,层层递进,不断超越自我,专心致志地写好每一篇章,虔诚地交由广大读者去体察,去披阅,去评审。值此《行者十年》付梓之际,仅将个人点滴愚见写出来,权当书之序言用之。


相关新闻